点击右上角微信好友

朋友圈

请使用浏览器分享功能进行分享

正在阅读:国务院放大招下放建设用地审批权 专家:管控并未松绑
首页> 经济频道> 经济要闻 > 正文

国务院放大招下放建设用地审批权 专家:管控并未松绑

来源:法制日报2020-03-25 09:22

调查问题加载中,请稍候。
若长时间无响应,请刷新本页面

  国务院放“大招”下放建设用地审批权专家解读

  建设用地规模管控并未“松绑”

  ● 通过下放用地审批权,中央政府可以从具体用地审查等微观事务中解脱出来,将更多精力放在宏观政策的制定和事中事后监管上,同时赋予省级人民政府更大的用地自主权,提升用地保障能力

  ● 下放用地审批权,只是提高了用地审批的效率,压缩了原有审批的时间,并没有降低用地审批的标准,绝不意味着城市可以“摊大饼”扩张了

  ● 用地审批权下放后,坚持最严格的土地管理制度、严格土地执法的要求没有松懈。自然资源部将进一步加大执法力度,和省级人民政府一起,强化督查问责,加快清理闲置土地,清理整顿大棚房

  □ 本报记者 郄建荣

  新土地管理法自今年1月1日起正式实施后,不到3个月,国务院即放出“大招”,决定下放建设用地审批权。国务院的这一决定引发社会强烈关注。

  下放建设用地审批权后,会不会令一些地方误读,进而出现城市建设盲目扩张的现象?

  对此,自然资源部相关负责人在接受《法制日报》记者采访时明确表示,下放用地审批权,只是提高了用地审批的效率,压缩了原有审批的时间,并没有降低用地审批的标准,绝不意味着城市可以“摊大饼”扩张了。

  在中国人民大学国家发展与战略研究院执行院长、长江学者特聘教授严金明看来,虽然客观上这次放权力度确实较大,但并不意味着对建设用地规模“松绑”。

  按照国务院近日印发的《关于授权和委托用地审批权的决定》(以下简称《决定》),建设用地审批权下放后,国务院将建立评价机制,对连续排名靠后或考核不合格的试点省份,国务院将收回委托。

  赋地方更大自主权

  提升用地保障能力

  《决定》提出,将国务院可以授权的永久基本农田以外的农用地转为建设用地审批事项授权各省、自治区、直辖市人民政府批准。试点将永久基本农田转为建设用地和国务院批准土地征收审批事项委托部分省、自治区、直辖市人民政府批准。首批试点省份为北京、天津、上海、江苏、浙江、安徽、广东、重庆,试点期限1年。

  在业内专家看来,如此大幅下放用地审批权,以前并不多见。因此,《决定》也被看作是国务院放出的“大招”。

  严金明说,《决定》实际上主要涉及两方面的内容,一是将国务院可以授权的永久基本农田以外的农用地转为建设用地审批事项授权各省、自治区、直辖市人民政府批准;二是试点将永久基本农田转为建设用地和国务院批准土地征收审批事项委托部分省、自治区、直辖市人民政府批准。

  用地审批是我国土地管理的一项基本制度。原土地管理法严格规定用地审批权限和程序,自然资源部国土空间用途管制司负责人认为,这在新增建设用地从严从紧、严格保护耕地等方面发挥了十分重要的作用,但客观上用地审批周期较长,与当前经济社会发展需要有较大冲突。

  自然资源部国土空间用途管制司负责人说,自然资源部组建以来,积极推动用地审批制度改革,但因有关法律法规限制,难以从根本上解决用地审批周期长等问题。

  在自然资源部不动产登记中心(法律中心)副主任李炜看来,以往,由于建设用地审批层级较高等原因,审批周期长、审查环节多、审批效率低等问题不同程度存在,确实不利于重大项目及时落地。

  “通过下放用地审批权,中央政府可以从具体用地审查等微观事务中解脱出来,将更多精力放在宏观政策的制定和事中事后监管上。”李炜说,下放用地审批权,可以赋予省级人民政府更大的用地自主权,提升用地保障能力。

  严金明则认为,下放用地审批权可以破解项目用地“落地难”和“落地慢”问题。

  建设用地审批放权

  属于增效并非增量

  “永久基本农田以外的农用地转用审批全部下放国务院授权各省、自治区、直辖市人民政府批准,同时部分地区率先获得了以往只能经过国务院审批的‘基本农田’用途调整的权力的试点。”严金明说,“客观上讲,这次放权力度确实较大。”

  李炜则坦陈,新中国成立以来,特别是改革开放以来,土地管理职权历经了收和放的多次调整。“所谓‘一统就死、一放就乱’的现象也曾经发生。”

  那么,此次用地审批权下放后,会不会再次出现“一放就乱”的问题?

  据自然资源部国土空间用途管制司负责人介绍,这次下放的审批权是有明确限制的,“新土地管理法实施后,国务院依然保留永久基本农田转为建设用地的审批权,以及征收永久基本农田、三十五公顷以上耕地、七十公顷以上其他土地的审批权”。

  他进一步解释称,考虑到全国80%以上耕地为永久基本农田,且重大项目多数需要占用耕地三十五公顷或总用地七十公顷以上,因此很多项目用地实质上仍需由国务院审批。

  严金明认为,《决定》对建设用地审批权下放,是由于地区发展较快对土地审批速度要求提升,因而建设用地审批放权重在“布局”调整,目的是提高“效率”,而非建设用地规模“增量”。

  “下放用地审批权属于‘增效’并非‘增量’,《决定》并未对建设用地规模‘松绑’。”严金明说。

  值得注意的是,《决定》印发后,也曾出现媒体误读的情况。有媒体称,《决定》“增加了各省及直辖市、省会城市等建设用地规模”“三大核心城市群、成渝都市圈建设用地指标数量增加”“土地供应将进入‘大宽松’时代”等。

  对此,严金明说,这些观点都是对《决定》内容的错误解读,下放用地审批权放绝不是一部分媒体解读的“为房地产用地松绑”。实际上,未来在各级国土空间规划、土地供应计划、空间用途管制的约束下,建设用地供应的关注重点仍然是挖“存量”,控“增量”,“对于十分珍惜、合理利用土地的原则没有放松”。

  严金明认为,赋予省级人民政府更大用地自主权,是压实省级人民政府责任,本质上还是要促进最为科学合理的土地利用,服务重大基础设施用地保障、新产业新业态用地需求、扶贫搬迁等重大工程用地诉求、公共卫生应急等最为迫切、最为需要和最为有效的土地利用诉求。

  自然资源部国土空间用途管制司负责人也指出,用地审批权限下放后,实际上压实了地方政府耕地保护的责任。“过去由国务院审批的项目,一定程度存在着地方组件报批不认真、把关不严格的情况。现在权力给了地方,责任也给了地方,不按规则审查,将承担责任和后果。”

  “下放用地审批权后,绝不意味着城市可以‘摊大饼’扩张了。城镇的开发建设依然必须符合国土空间规划的规模、布局以及城镇开发边界的管控要求、符合土地利用年度计划的要求。”自然资源部国土空间用途管制司负责人说。

  严金明认为,下放用地审批权对于国土空间规划和空间用途管制的执行并没有放松,其中就包括三条红线没有放松、用途管制的要求并没有放松、规划建设用地总量调控没有放松。

  “生态保护红线、永久基本农田和城镇开发边界三条控制线,仍然是我国调整经济结构、规划产业发展、推进城镇化不可逾越的三条红线。同时,当前仍然从严从紧控制建设用地总量。”严金明说。

  审批标准并未降低

  加强事中事后监管

  李炜表示,下放用地审批权,并不是“一放了之”、放松监管。“关键在于正确处理好‘变’与‘不变’的关系。‘变’的是报送主体、批准机关和审批流程;‘不变’的是耕地保护的国策、法定的程序标准、节约集约的要求。”

  “严格依据法律和相关标准审查,确保用地合法合规的审查标准没有降低。”李炜指出,无论是授权方式,还是委托方式,都是一种审批事权、审批程序的调整,只是提高了用地审批的效率,压缩了原有审批的时间,但并没有降低用地审批的标准。

  李炜说,承接审批权的省份与原审批机关一样,都要以土地管理法等法律法规和相关用地标准规范等作为审查依据,同时必须确保审批的用地项目符合空间规划,符合占用条件、落实占补平衡、促进节约集约等。对于不能正确行使被授权或者被委托的职权的,国务院和自然资源部将会随时收回授权、收回委托。

  李炜还提到,用地审批权下放后,坚持最严格的土地管理制度,严格土地执法的要求没有松懈。土地管理法等法律法规规定了对各类土地违法行为的查处,《违反土地管理规定行为处分办法》也对地方政府不履行耕地保护职责的查处作出了明确规定。

  李炜说,自然资源部无疑会进一步加大执法力度,和省级人民政府一起,强化督查问责,加快清理闲置土地,清理整顿大棚房。

  自然资源部国土空间用途管制司负责人同时提到,为确保“放得下、接得住、管得好”,自然资源部将在监管上下功夫,全面加强事中事后监管。《决定》实施后,自然资源部将进一步明确用地审批政策、规则、标准、要求,规范审批行为,切实提高审批质量和效率。同时,将运用航空航天遥感监测、三维地形展示、互联互通的审批监管平台等自然资源技术集成手段,采取“双随机、一公开”等方式,加大对用地审批情况的监督检查力度,特别是加强对占用永久基本农田和生态保护红线的监管。此外,还将根据综合评估结果,及时提请国务院动态调整委托试点省份。

  “相信在中央地方合力之下,土地违法行为多发、频发的现象一定能够得到有效遏制。”李炜说。

[ 责编:冯浩 ]
阅读剩余全文(

相关阅读

您此时的心情

新闻表情排行 /
  • 开心
     
    0
  • 难过
     
    0
  • 点赞
     
    0
  • 飘过
     
    0

视觉焦点

  • 战“疫”归来已是春

独家策划

推荐阅读
廖厚安(右一)和儿子廖学华(左一)、孙女廖鑫婷在果园里合影(1月4日摄)。廖学华说,种植鹿寨蜜橙是父亲钟爱的事业,需要有人传承,他会一直种下去。廖厚安和他种植的鹿寨蜜橙(1月3日摄)。
2020-04-01 15:01
3月31日,在沙特阿拉伯利雅得,沙特金融管理局局长艾哈迈德·胡利费(左)和沙特财政大臣穆罕默德·贾丹(中)出席二十国集团(G20)财长和央行行长视频会议。当日,二十国集团(G20)财长和央行行长召开视频会议,就实施应对新冠肺炎疫情路线图达成共识,以落实日前举行的G20领导人特别峰会所作的承诺。
2020-04-01 14:35
3月31日,在英国伦敦北环路,一处电子广告牌提示人们减少不必要的外出。英国卫生部3月31日发布的数据显示,该国新冠肺炎确诊病例达25150例,较前一天增加3009例,累计死亡病例增至1789例。
2020-04-01 14:32
位于山东枣庄市峄城区榴园镇王庄工业园区的山东北钛河陶瓷有限公司主要生产随身杯、茶具、酒器等4000多种产品,产品出口美国、意大利、日本等多个国家和地区 。新华社记者范长国摄  3月29日,工人在生产车间加工陶瓷杯子。
2020-04-01 14:20
3月31日拍摄的贵州省从江县加勉乡别通村梯田与苗寨(无人机照片)。春耕时节,位于贵州省从江县加勉乡大山深处的别通、白棒、党翁等苗寨的梯田蓄水充盈、线条分明,宛如玉带,美不胜收。
2020-04-01 14:19
4月1日,在肥西县上派镇公益性公墓,提供代祭服务的工作人员在敬献鲜花。清明将至,安徽省肥西县上派镇各公墓通过开展免费鲜花代祭服务,保障居民在新冠肺炎疫情期间的祭扫需求。
2020-04-01 14:13
4月1日,在南昌市红谷滩新区,市民在赣江江边散步。据江西省防汛抗旱指挥部前期研判分析,今年江西省降雨较多年均值略偏多,强对流天气较常年偏多。目前江西各地正大力推进水毁工程修复,开展隐患排查检查,做好水库堤防安全度汛工作,全力备战今年汛期。
2020-04-01 14:13
3月31日,在陕西省林业科学院秦岭大熊猫繁育研究中心,大熊猫“佳佳”在活动区域玩耍。
2020-04-01 10:06
这是3月31日在卧龙湖湿地拍摄的候鸟。近日,位于辽宁省沈阳市康平县的卧龙湖湿地迎来大批迁徙的候鸟。近日,位于辽宁省沈阳市康平县的卧龙湖湿地迎来大批迁徙的候鸟。近日,位于辽宁省沈阳市康平县的卧龙湖湿地迎来大批迁徙的候鸟。
2020-04-01 09:14
这是融水苗族自治县杆洞乡小河村高羽苗寨的木楼和梯田(3月31日摄,无人机照片)。随着气温逐渐转暖,广西融水苗族自治县杆洞乡的苗寨梯田景色迷人,美如画卷。随着气温逐渐转暖,广西融水苗族自治县杆洞乡的苗寨梯田景色迷人,美如画卷。
2020-04-01 09:11
3月31日,在四川省西昌市,市民手捧菊花前往殡仪馆悼念牺牲的扑火英雄。当日,扑救西昌森林火灾牺牲人员遗体全部护送至西昌市殡仪馆,当地群众自发前去悼念扑火英雄。当日,扑救西昌森林火灾牺牲人员遗体全部护送至西昌市殡仪馆,当地群众自发前去悼念扑火英雄。
2020-04-01 09:07
这是3月29日在印度新德里拍摄的改造中的火车车厢。印度31日宣布,将对约2万个火车车厢进行改造,供该国感染新冠病毒的人们进行隔离。印度31日宣布,将对约2万个火车车厢进行改造,供该国感染新冠病毒的人们进行隔离。
2020-04-01 09:04
这是3月31日拍摄的正在打开的大藤峡水利枢纽工程船闸上闸首人字门。当日,广西大藤峡水利枢纽工程船闸试通航启动,预计一年后可正式通航。当日,广西大藤峡水利枢纽工程船闸试通航启动,预计一年后可正式通航。
2020-04-01 08:59
3月31日,在埃及首都开罗,工作人员在地铁站台消毒。埃及卫生部当晚说,埃及境内新增54例新冠肺炎确诊病例,累计确诊病例710例,新增死亡病例5例,累计死亡病例46例。埃及卫生部当晚说,埃及境内新增54例新冠肺炎确诊病例,累计确诊病例710例,新增死亡病例5例,累计死亡病例46例。
2020-04-01 08:58
3月31日,在杭州萧山国际机场,工作人员在牵引货物,准备装上货机。据了解,受疫情影响,客运航班大面积取消,在多方努力之下,该货运航线得以紧急开通,一周运行5班。据了解,受疫情影响,客运航班大面积取消,在多方努力之下,该货运航线得以紧急开通,一周运行5班。
2020-04-01 08:57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