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在星期三就周末愉快的国家级贫困县,网红县长如何搞脱贫?

2018-07-23 11:13 来源:经济日报-中国经济网 
2018-07-23 11:13:55来源:经济日报-中国经济网作者:责任编辑:彭扬

  提要:一个留洋县长,被空降到一个国家级贫困县。一番焦头烂额后,他终于快要摘掉了贫困县帽子,而自己也成了淘宝“网红”……

  周秋平非常想见马云,并送上自己写的两本书。一本叫《在那“淘”花盛开的地方》,一本叫《破解县域电商迷局》。

  即使已调任海口,这位海南白沙县前副县长无论见谁,仍随身带着这两部作品。这是他执政白沙6年的工作手记和思考所得,记录着他和身后的白沙,如何通过一场电商风暴,甩掉国家级贫困县的帽子,成为“新零售时代”的明星。而周本人,也成为了“网红”县长。

  仅仅两年多前,白沙还是一个国家级贫困县,贫困人口近半,GDP不足40亿,全省垫底,尚不如东南沿海一个村。周秋平发现,白沙其实并不“穷”,物产丰饶,只是不得其法,扶贫却没有扶志。人的积极性调动不起来,也就难以触动贫困的根源。

  现在,全民电商运动让白沙一跃成为国家电商示范县,全县贫困户从1万多减少到1千多。2019年,白沙将正式摘掉贫困县的帽子。

  躲在海南中部深山的白沙,在拥抱互联网大潮之后,变成一块电商的天外飞地。印着淘宝、天猫、村淘等Logo的横幅和牌匾随处可见,与蓝天、山川、密林一样夺目,仿佛每天都是盛大的节日。

  然而,这一切来得实在太快了。在让人兴奋的经济成绩单背后,小城又不得不面对新的挑战和迷思。

  留洋县长遇到“土”问题

  周秋平从未想过会被调到白沙。作为一个1978年出生的年轻干部,他兽医专业毕业后在省里发展得不错,2009年还被委派到美国盐湖城读了两年公共管理硕士。

  留洋期间,周自驾了美国30几个州,见多识广,自然也沾了些“洋气”,回来之后“帕累托改进”、“巴莱多定律”等词儿总挂在嘴边。组织上也颇看重这类年轻技术型干部。2011年,周秋平被空降到白沙,任副县长。

  白沙位于海南中部山区,仅10万人,有44个贫困村,43384个贫困人口,全县超过40%的人年收入不够3000块钱。GDP全省垫底,名副其实的“国家级贫困县”。

  图:交通闭塞加之观念落后,让贫困成为困扰白沙发展的最大难题。2016年以前,白沙农产品难以外销,工厂频临倒闭,经济发展十分缓慢。图为当地农村儿童简陋的住房和午餐。

  上任第一天,周秋平从海口到白沙,开车先走两小时高速,再绕一个多小时山路才到达。如果到最偏远的乡,还要换摩托车走两小时土路。换汽车去则更是玩命,由于缺加油站,司机只能开车上山,空档滑下山。

  年轻人越来越不愿意留在这里,男的出去打工,女的外嫁他乡。扶贫干部发现,村里的精神病人越来越多,都是近亲结婚惹的祸。全县上下,都一副懒洋洋的样子。这一点我感同身受,我在一个星期三到达白沙,采访对象见到我的第一句话就是“周末愉快”。看着我迷惑的样子,对方笑呵呵地说:“差不多,差不多(到周末)。”

  周秋平来之前,白沙也想尽了办法脱贫。搞农业吧,路不好,靠手提肩抗,土货出不了山;搞工业吧,又缺人才,七家橡胶厂倒了六家,唯一的水泥厂,现在也只剩残垣断壁;搞旅游吧,北有海口,南有三亚,没海没岛的,非常尴尬。

  周秋平不想来这里混日子。作为主管农业的副县长,他希望尽快从农业上找到突破口。

  刚到白沙,周秋平发现这里镇镇有歌舞厅,乡乡有烧烤档,老百姓上午唱歌喝酒,下午就横七竖八地就地睡觉。怎么看,都不像是个国家级贫困县的样子。

  事实上,跟中国西部的“贫瘠式”贫穷相比,白沙属于“丰饶式”贫穷。全县拥有63万亩民营橡胶林,人均6亩,全省第一,全国第二。各种热带水果应有尽有,“三年自然灾害,白沙都没饿死过人。”当地老百姓说。

  图:深夜,白沙胶农割取橡胶,橡胶是白沙的支柱产业。

  周秋平看到县里物产这么多,却连最基本的商业运作都没有。上任第一年,他在省冬交会上为白沙定了个展台。等到快布展的时候,周秋平犯了难。除了当地的绿茶,白沙就找不到有包装的农产品。

  没有办法,周秋平最后只好搞了点白沙本地米酒,装在两个可乐瓶子里,拎到了海口。

  白沙的“土”给周秋平这个洋硕士上了一课。走访调研后,周秋平发现,老百姓完全没有商业思维,不管市场、不管渠道、不管用户。农村地头,有老乡给自己的地瓜定价20块一斤“天价”——原因只是他需要100块钱喝酒而手里只有5斤地瓜。

  贫困户们如此安于现状,有自己的小九九。顶着贫困的帽子,可以免费享受各种保障和补助,甚至某些偏远地区,政府还给免费盖房。于是越扶越懒,越懒越穷,如此恶性循环,早期海南扶贫工作得分很低,全国倒数,省里对白沙也很不满。“压力很大。”当地干部说。

  县长学阿里取花名,但……

  苦无思路的周秋平,一直苦恼到2014年。一次到杭州出差偶遇老友陈荣,对方刚好在阿里巴巴的淘宝大学参加培训,想在网上卖茶叶。

  淘宝大学(下称“淘大”)是阿里巴巴旗下的电商学习平台,被喻为电商界的“黄埔军校”。成立5年来,超过10万名电商人才从这里毕业。陈荣建议周秋平可以来看看。

  周秋平当时并没有当回事。但几个月后,风向变了。2015年,国务院针对农村电商连下两个文件,号召大力发展农村电商。省里也明确推动电子商务进农村。周秋平觉得不变不行了,决定去淘大看看。

  陈荣建议他,最好说服一把手一起去。淘大讲师讲过,县域电商,一个副县长很难玩得转。周秋平又去找县长胡翔,说对财政捉襟见肘的白沙来说,电商是一条好路,应该顺势而为。县长被说动了,当即决定去淘大学习。

  胡周二人来到阿里的时候,淘大已经举办过7期县长班了。这只是冰山一角,过去3年来,淘大已累计举办了72期县长电商研修班,培训县级干部2926名。

  第一天上课,班主任就对众县长“同学”开玩笑:“自古以来,还没有哪家企业能够把那么多县长号召到一起来培训,今天阿里巴巴做到了。”

  课程期间,淘大组织县长们去参观“天下第一电商村”浙江白牛村,一个叫“阿梅”的卖核桃老头,在网上一口一个“亲”地聊,把屏幕那边的客户撩得非常带劲。一打听,“阿梅”一年在网上卖掉1000多万元核桃。

  从淘大学成毕业后,周秋平立即回白沙组建“电商办”。在很多县,这是一个大难题,人、编制、钱、办公场所……全都是问题。周秋平很幸运,当初拉一把手参加淘大的决定起了作用,县长胡翔力挺电商战略,专门成立了县电子商务工作领导小组,统领全县21个部门,同时从多部门抽调干部支持电商办。不到一周,一个10人的团队就建立起来了。

  吸取上一次冬交会因土产形象丢尽脸的教训,周秋平这一次尤为重视宣传。“电商办有两个核心人物非常关键,一个是摄影师,一个是文字写手。”他在书中说。

  电商办还搞起了讲师团,下乡宣讲电商玩法;为了让百姓记得住,周秋平还想了好多土宣传语:“东奔西跑不如回家淘宝”,“农村淘宝,致富法宝”,“淘宝在手,一切拥有”……

  受阿里“花名文化”启发,周秋平还让电商办的公务员都起花名。他自己叫“淘侬”,寓意淘宝上的农民,工信局局长叫“南蛮子”、电商办主任叫“道远”。但勉强喊了几次之后就不了了之了,下属不敢直呼县长其名,哪怕是花名。

  在县里做电商,要打通农业、工信、商务等多个关节,周秋平领导的电商办,一不小心就会侵门踏户,管到其他副县长的分管领域。很快,县委班子有不少质疑周的声音,还有老领导拍桌子,觉得在贫困县搞电商,是留学生县长瞎胡闹。

  先把村主任家的毛薯上淘宝卖掉

  内部阻力是一方面,还有外面的硬骨头——当地的电商普及和教育。“我带着人下乡,建议农民们开淘宝店,老乡都以为我们是搞传销的。”周秋平回忆说。

  没有人相信电商能致富,周秋平决定抓典型。他找到当地硕果仅存的一家橡胶厂,让老板在1688上开店,老板不肯,怕损失几千块的会费。周秋平为了消除小商人们的顾虑,推动县里出台政策——搞电商年收入超过100万,县政府奖励2万人民币。

  “第二个月我就后悔了,低估了电商的能量。”第二个月周秋平再去橡胶厂,厂里的订货额已经超过1000万,胶价每吨也涨了500块。县里咬咬牙兑现承诺,奖了2万。

  事后证明,这是一笔非常划算的“投资”,橡胶厂的示范效应起了作用,越来越多农民起早摸黑,橡胶园越来越热闹。

  图:为了让老百姓理解电商,白沙在电商宣传活动策划与命名十分“接地气”。图为白沙电商年货大集。

  除了企业,村主任也是非常关键的节点。县电商办下乡推广时,很多地方的村主任往往反对得最激烈。为了获取信任,电商办就先把村主任家的毛薯上淘宝卖掉,对方一看这么灵,再也不反对了,还带领村民搞电商,有的还让家里人去当 “村淘小二”。

  阿里巴巴也注意到了这个热情高涨的贫困县。两年不到,淘宝大学接待了白沙前后7批近百名干部参访学习,上至县委书记,下至村淘小二。2017年,淘宝大学还专门组织讲师前往白沙讲课。

  50多家村淘站点也在短时间内铺满白沙,村民很快被现实说服,以前翻山越岭去挑货,现在足不出村,东西就送来了。

  阿里巴巴的帮助无疑是助推器。白沙在短短1年内实现了跨越,白沙县县域电商指数排名从全省倒数第2上升为第9。2016年中,白沙入选“国家级电子商务进农村综合示范县”,获得了国家财政2年共2000万的资金支持。

  “搞不出硅谷,卖货才是硬道理”

  现在,从白沙县城唯一一条过境公路进入,离远就看见一座挂满横幅与标语的橙色门楼。这里是白沙电商产业园,是白沙最洋气,最热闹的地方。产业园十分气派,门楼上两行大字:农村淘宝,白沙茶城。

  产业园是白沙电商运动最大的成果之一。这里也是全县的电商服务中心,老百姓只要拿着身份证和银行卡,就可以开一个网店,免费。服务中心对面是引入的一家摄影工作室,前一刻还沾着泥土星儿的农产品,下一刻就在光影映照下,变成秀色可餐的“卖家秀”。

  为了更有创业气息,产业园还学习北京中关村大街,在园区一侧搞了个“创客咖啡”,但没有创业者和投资人,只卖咖啡豆。

  图:白沙电商产业园一角。电商风暴以来,白沙与阿里巴巴集团深度合作,淘宝大学、阿里商学院、菜鸟物流等阿里分支机构均在白沙设点开设业务,推动白沙电商发展

  “只要物流,不要人流;只要效果,不要掌声。”周秋平这样总结他搞电商的信条。“农村搞电商,搞不出硅谷,卖货才是硬道理。”周秋平说。

  园区另一侧,当初介绍周秋平去淘大的陈荣也经营了一家农产品直销店,也是白沙唯一的天猫店。他的货卖到全国,甚至还有人从台湾下单。

  “白沙天猫第一店”的殊荣让陈荣成了当地炙手可热的电商典型。自从白沙因电商致富逐渐闻名后,他这里比县政府还火,成了政府接待中心。几乎每天都有来自各县市的领导参观。省里从书记到省长,从人大到政协,四大班子领导全都来过。

  淘宝大学也来这开过课。那时候十里八乡的村民都来听,带着孩子的哺乳期妇女都有好几个。对面土菜馆因此十分火爆,老板聪明,把包厢都改了名字,二楼两间叫“淘宝”和“天猫”,三楼包厢最大,叫“1688”。

  图:电商为白沙村民带来了新的思维方式,有当地餐馆以电商命名包厢,图为“淘宝厅”与“天猫厅”。

  触网后的副县长周秋平,也逐渐成了“网红”。越来越多媒体、网站来采访他,也多次被邀请到省电视台介绍白沙电商经验,淘宝大学还邀请他去讲课,周秋平还去过北京,在农业科学院为外国专家讲课,把白沙经验上升为中国经验。最后,这些“干货”被写进他的两本书里。

  2016年,周秋平再次带队来到海南冬交会。这一次他没有像5年前那样寒碜地拎两可乐瓶米酒,而是带了一根自拍杆。杆子上架起4台手机,他要多平台直播卖货。一个小时的直播,周秋平一口一个“亲”,得到了27万人观看,当场卖掉6万块的货。

  图:2016年海南冬交会,时任白沙副县长的周秋平在手机镜头前进行直播,一口一个“亲”的在线推销白沙农产品。一个小时的直播,周秋平得到27万人观看,销售出6万元的农产品。

  老百姓的致富激情被电商唤醒,政府的工作思路也被打开。2018年,县里搞了一场“就业扶贫招聘会”,促成了100多个就业之余,还帮忙找对象。一场乡村版的“非诚勿扰”办下来,两对青年牵手成功。

  “扶贫给人以鱼,脱贫授人以渔,而致富是造鱼塘”

  电商彻底扭转了白沙的命运。两年多时间,白沙不到10万居民共开了119家淘宝店,1家天猫店和1家1688店,贫困户人均增收1600元。现在,白沙44个贫困村只剩7个,贫困户从1万多户减为1千多户。2019年,白沙县将正式摘掉贫困县的帽子。

  白沙发生的一切,只是中国电商脱贫澎湃景象的一个缩影。政府引导、政策扶持、市场参与已成为常见的联动模式。以阿里巴巴为例,2017年成立脱贫基金,并承诺未来五年投入不低于100亿元探索互联网+脱贫模式,利用阿里经济体的力量,带来价值1000亿乃至10000亿的脱贫效应。

  通过电商,国家级贫困县在阿里巴巴平台已销售超过260亿元产品,“兴农扶贫”频道覆盖 8 个省 141 个县,包含 51个贫困县,接入商品 701 款。

  两年多电商实践后,周秋平对电商脱贫又有了新的认识。他非常赞同和佩服马云的一句话——“扶贫给人以鱼,脱贫授人以渔,而致富是给大家造鱼池、鱼塘。”在马云看来,真正要消灭的不是穷人,而是贫困。贫困不仅仅要解决今天穷人的问题,更要解决贫困的问题,要从教育、要从医疗、要从各种各样方法上面,从根源去解决问题。

  周秋平也在为造更大的“鱼塘”努力。他先让绝大多数商户贴上了二维码,让白沙成为无现金县城,还从省城拉来一辆共享汽车,在城区溜了一圈,然后告诉人们,白沙未来也要有这玩意儿。

  他还做了更长远的计划,例如让打车软件进县城,把“饿了么”请进来,取代简陋的当地美食网,还打算让文化与农产品结合,实现品牌升级……

  图:一名村淘小二正在打包村民送来的腌笋,物流包装盒由县政府统一印制,村民可免费使用。

  但当周秋平的蓝图还没来得展开。2017年中,他被调离白沙,赴海口任一个国企的总裁。一种难言的隐忧在他心中时常泛起:电商的长远发展需要高投入,但此前拨下来的资金扶持只是杯水车薪。口子刚打开,架子刚搭好,一切都在嗷嗷待哺。

  而且最近一个新的迷思,让包括他在内的诸多地方主政者困惑:互联网打开这里年轻人的世界,也带来更多的诱惑。本已不多的年轻人才开始选择离开体制,谋求独自或外出发展,白沙的电商队伍变动得越来越频繁,越来越青黄不接。

  “年轻人有好的出路,我们本该为他们高兴。”县长胡翔时常感到矛盾,“但是白沙脱贫只是开始,未来要做跨境电商,建物流中心,都将需要大量的电商人才。”

  “我得去杭州找淘大的老师聊聊。”胡翔想了想,说,“他们有办法。”

[责任编辑:彭扬]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