控风险、促改革扩开放——万里智库专家热议下半年经济热点

2018-07-11 14:23 来源:光明网-经济频道 
2018-07-11 14:23:07来源:光明网-经济频道作者:

下载MP3

提示:请右键选择“目标另存为”下载音频。

  当中国经济进入2018年下半年,随着中美贸易战、央行降准、金融防风险等一系列经济热点的演化,围绕着进一步深化改革、扩大开放的焦点任务,万里智库近期组织智库研究员进行了专项研讨。

控风险、促改革扩开放——万里智库专家热议下半年经济热点

  与会专家对当前促进高质量发展、金融去杠杆、人民币国际化、妥善处置中美贸易争端等问题从多个视角进行了深入分析。

  对于下半年金融如何促经济、防风险?

  民生银行研究院院长、万里智库高级研究员黄剑辉认为:

  衡量货币政策松紧适度有一个标尺,M2增速减GDP增速减CPI增速,这三个差叫货币供应增速差,在不同的外部环境不同的条件下,这个差值不同,但最低不能少于1到2,当经济走向偏冷的时候,这个差要3到5,当危机来的时候大概6到8。去年7月份以来,尤其是去年11、12月以来,这个值一直是负的,这是当前债市、汇市,包括中小企业融资难的一个重要原因。下一步面对中美贸易战等外部环境的变化,建议稳步推进产能高端化、库存合理化、杠杆适度化。

  同样,对于金融去杠杆的问题,万里智库首席研究员、国家发改委国际合作中心首席经济学家万喆也谈到当前存在降杠杆的必要性:

  比如非金融企业杠杆率达到160%,这已经是非常高的数字,而我们的居民杠杆率,从收入占GDP比的增速来说,实际上也是过高的,所以这个杠杆确实要降,但怎么降杠杆的问题却值得思考,现在一些专家在调研中提出降杠杆过程中小企业受损,但是反过来问,加杠杆的时候,制造业、小企业是不是还是被挤出的?有的上市公司,都亏的要ST了,但有两套房就起死回生了,所以怎么加怎么减的问题上,有必要把这个核心搞清楚。

  去杠杆的主要问题,不是去不去,而是怎么去。不是粗暴降低,而是要找到杠杆是怎么加上去的。加杠杆过高恐怕就是因为行政力量过大,超过市场力量,那么去杠杆不但要使杠杆率降到合理水平,更重要的是要让不当的行政力量干涉退位于市场规律,让市场和杠杆都恢复相对平衡和正常波动。而不是相反,或者矫枉过正。

控风险、促改革扩开放——万里智库专家热议下半年经济热点

  万里智库首席研究员、国家发改委国际合作中心首席经济学家——万喆

  万里智库高级研究员、上海市决策咨询委委员赵悦认为:

  去年的全国金融工作会非常明确的指出了坚持稳中求进工作总基调,以及服务实体经济、防控金融风险、深化金融改革三项任务,打个比喻三项任务就像一辆汽车的油门、刹车、变速箱,应该说国家金融工作的顶层设计非常清晰准确,但是在执行层面,一些金融机构存在“只重视不能做什么,而忽视该做什么”,在防控金融风险、推进金融去杠杆的过程中,需要注意同步把握好金融服务实体经济这个最大的本质,踩刹车的目的是防止汽车失速,不是让汽车彻底停下来。

  目前,一些民营企业反映银行抽贷的问题,中小企业融资难、融资贵的问题值得关注,央行刚刚会同银保监会、证监会、发改委、财政部五部委刚刚也召开全国深化小微企业金融服务电视电话会议,强调了各金融机构要切实下沉服务重心,聚焦小微企业中的薄弱群体,创新金融产品和服务,改造信贷流程和信用评价模型,切实扩大对小微企业的信贷投放和覆盖面。

  对此,赵悦进一步建议,落实好服务实体经济和金融去杠杆要注意政策弹性,因地制宜,结合各地经济发展情况和产业特色,发挥地方政府协调作用,增强金融调控的灵活性。

  对于当前部分实体企业发展中遇到的问题,万里智库高级研究员、对外经贸大学教授夏友富还从产业战略的角度提出:

  要特别注意一二三产业的融合关系,比如现在有些观点认为,第一产业向第二产业发展,然后第二产业向第三产业发展,好像就是必然趋势,好像第三产业替代第二产业,第三产业(服务业)超过制造业就是是巨大胜利,实际上研究一些欧美国家出现的债务危机,有的没有完成工业化的过程,一下子就变成服务业高占80%,产业空洞化的后果结是可怕的,而德国坚持发展先进制造业为主成效就比较显著。

  所以应该根据国情和区情,客观认识三个产业的作用,中国的国情还是第三产业为第二产业的服务关系,重视世界先进制造业为主并创造良好的营商环境和融资环境,目前在实体经济发展实地地调研中,包括民营企业在内,解决融资难、税费等负担重及成本高企问题依然是难题。

  在实体企业工作多年的十二届全国政协委员、中国电建集团原董事长范集湘提出:

  贯彻落实新发展理念,促进实体经济高质量发展亟需从四个维度同时协同发力,科学系统规范的解决中小企业融资难、融资贵这个老大难问题。

  1、政府应进一步改革创新现行政策规则,进一步具体明确解决中小企业融资难融资贵的相关政策、规则、路径及办法。让原则性太笼统的政策变为较精准能操作。

  2、金融监管机构要制定统一分类的有差别可量化可考核的刚性办法,要实施全覆盖、系统性、穿透性监管,督导相关政策真落实、见实效。

  3、金融机构要进一步强化切实回归支持实体经济的理念,要用足政策,激励管理团队大力支持风险可控、发展可期的中小企业解决融资难、融资贵问题。

  4、中小企业要加快建立现代企业制度并实施科学、规范、清晰、透明的公司治理,特别要通过公司行为合法合规,公司业绩真实可信,公司信息全面透明等为自身增信,维护好公司基本的市场主体信用等级,为实现顺畅及合理成本融资创造基本的前提条件。反之,融资难、融资贵应属正常!

  他举例“有位民营企业老板有一次捐了一千万,我说你开董事会了吗?经理层有建议吗?做了以后评估了吗?为什么要捐呢?没有。我说这风险是不是很大,如果你今后也这么干,那金融机构能支持吗?我是行长,我能给不透明的企业贷款吗?”

  与会专家在对金融服务实体经济、推进国内经济高质量发展发表意见的同时,对当前中美贸易战的趋势以及如何进一步推进对外开放战略也进行了重点分析。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