版权问题成最大“梗” 上万私人影院欠张“身份证”

2018-02-02 08:33 来源:检察日报 
2018-02-02 08:33:09来源:检察日报作者:责任编辑:刘超

  不受传统影院档期影响,贴着小众、个性化订制标签的私人影院在各地悄悄火了,却因经营合法性、片源版权等法律问题备受困扰——

  上万私人影院,都欠一张“身份证”

  郭美宏

  电影市场很火,2017年中国电影总票房高达559.11亿元,同比增长13.45%。一部《战狼2》就拿下了56.83亿元,让不少投资人眼红。正是看中电影市场长尾效应,私人影院近两年悄悄疯长。业内人士估算,全国私人影院或达上万家,在北京、长沙等一二线城市,满足了私密社交、个性体验的私人影院,越来越受到年轻观众欢迎。

  与此同时,经营合法性、版权等法律问题也始终困扰着私人影院经营者。“身份未定,随时面临被罚款、被取缔,老实说,我们的心总是处于不安中。”一位私人影院老板向记者表达了担忧。

  版权问题,私人影院经营最大的“梗”

  不久前,广东珠三角一家私人影院因为放映盗版电影,被当地文化执法部门罚款2万元。

  影院经理向工向本报记者诉苦,播放盗版影片也是无奈之举。半年前,他和十几位校友小聚,想找一个可以聊天吃饭观影的地方,没找到,一位校友提议不如合伙开间私人影院,既可以满足校友聚会、公司年庆之需,还可以接一些“私活”赚点小钱。校友们一拍即合,很快通过众筹方式开设了这家私人影院。

  “私人影院在深圳、佛山等珠三角城市都很普遍,我们也想尝试一下,没想到遇到一系列难题。”向工坦言,他对私人影院发展前景很乐观,就等政策正式出台后扩大投资。

  北京尚幕私人订制主题影院副总经理郑红军也很看好这一市场,两年前,他和几位IT界朋友想弥补“工作太忙错过陪孩子看大片”的遗憾,合伙开建了这家“可能是北京最大的私人影院”,很受周边企业和高校师生欢迎,一到节假日,33间包房就被订购一空。

  一杯红酒配一场订制电影,是郑红军和合伙人最初想要的观影状态。凭借自身技术和资源优势,他们很快把目标调高——打造私人影院行业标杆。“我们使用的是正规专业的数字放映机,正版片源,还能将过去的胶片电影转换成数字播放。”郑红军介绍,私人影院属电影市场新业态,他们的大胆创新获得了北京市和海淀区相关部门的产业创新奖励和特殊政策支持。

  但版权问题始终是困扰私人影院经营的“梗”。正版片源购买渠道不畅,一些私人影院选择向视频网站购买,或者直接在网上下载高清付费影片。“我们找不到渠道购买正版,从网上购买的片子也没法分辨是正版还是盗版,现在是‘八仙过海各显神通’。”向工感叹。

  两年前,北京影联数据技术研究院王凤伟开始调研私人影院市场,他介绍,目前国内很大一部分私人影院都是使用盗版片源,整个行业还没有清晰的供片体系,因此出现版权纠纷是迟早的事。

  2016年8月,网络视频巨头“爱奇艺”就以上海私人影院旺幕影院侵害《杀破狼2》《十万个冷笑话》独家信息网络传播权为由,将其告至上海市杨浦区法院。法院经审理认定旺幕影院行为构成侵权,判令赔偿“爱奇艺”经济损失及合理费用支出3万元。

  北京也出现过类似版权纠纷。2017年9月,石景山区法院审结了北京首例涉及私人影院侵害作品信息网络传播权纠纷案件。法院一审认定被告暴风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北京暴风新影科技有限公司、北京私影科技有限公司在未经授权的情况下,通过其共同经营的BFC超感影音体验中心局域网络向社会公众提供《北京遇上西雅图之不二情书》《微微一笑很倾城》《西游记之孙悟空三打白骨精》三部电影,需赔偿原告北京爱奇艺科技有限公司52万余元。

  娱乐法研究专家、北京中闻律师事务所合伙人赵虎认为,在法律上,私人影院目前急需解决的是影片著作权问题。

  “私人影院放映电影,在法律上究竟应该需要取得哪一项权利,是放映权还是信息网络传播权,现在依然有争议。”他表示,著作权分为若干子权利,每一项子权利内容都不一样。传统影院需要取得电影放映权方可放映,但是私人影院结合了电影和网络视频平台的特点,一方面需要在网络上传播、获取资源,另外一方面需要在影院内放映电影,这种情况下究竟应该取得放映权还是信息网络传播权,抑或必须同时取得这两项权利,业界有不同看法。

  赵虎说,从目前情况来看,很多私人影院选择与爱奇艺等视频网络平台合作,但是这些视频网络平台的电影往往没有取得放映权,在此情况下放映电影就会构成侵权。“不管是应该取得哪一种权利,很多点播影院现在什么权利都没有取得,却在开展经营活动,回到了当年‘小影院’时代;或者取得一些影片的信息网络传播权,但是还有另外一部分影片什么权利都没有,却在经营、放映。可以肯定地说,这百分之百构成侵权。”

  渠道畅通,才能解决版权之困

  如何彻底解决私人影院版权之困?王凤伟从技术角度给出建议。在他看来,只有建立一个类似阿里巴巴的B2B私人影院电影版权交易平台,才能从根本上解决片源难题。“电影版权一方可以进驻到平台,获得‘身份证号’,这个身份证号是唯一、可信、不可更改的,私人影院经营者可以通过平台,放心购买到正版片源。有效的平台能够解决版权出售和购买信息不对称、交易环节冗长的问题,利润留在制片和放映两端,实现私人影院行业的良性循环。”

  赵虎的观点是,首先应该通过司法方式明确发展点播影院需要取得哪些著作权。在明确权利前提下,才能有市场。其次是建立一些交易平台,或者通过现有交易平台展开合作。他解释,电影版权交易一直没有好的平台,当然按照传统做法也不需要这么一个平台,因为主要院线就那么几家,但私人影院规模小、数量大,在此情形下急需建立一个交易平台,否则不知道到哪里购买影片版权。

  渠道畅通后,相关部门应该加大执法力度,坚决取缔没有获得电影版权的私人影院。“没有取得电影相应版权,就是在侵犯他人权利,对于这种点播影院,应该取缔。不管哪个行业,所有经营都应该在尊重他人权利、遵守法律基础之上进行。”赵虎强调。

  北京尚幕私人订制主题影院董事长刘彦运也希望电影主管部门尽快把片源版权归纳起来,方便影片交易。

  且慢,布局市场前应考虑法律风险

  为满足电影市场多样化需求,积极培育电影产业新业态,2017年6月,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发布《点播影院、点播院线电影放映、发行管理办法(暂行)》征求意见稿,对于私人影院经营给出规范指导,明确私人影院除满足工商、消防、卫生等条件外,必须获得电影主管部门颁发的放映许可证,挂靠点播院线,播放合法授权影片。

  在王凤伟看来,私人影院只能是城市院线的补充,私密和个性消费的卖点决定了私人影院必然是一个小众形态的产品。他解释,首先,产业票房收入远远不能和城市影院相比,决定了私人影院不可能获得大片首轮放映权,从而进一步削弱其从票房上获得更多利润的可能,因此将私人影院做成大众形态,从逻辑上是错误的。其次,从经营者角度看,私人影院观影人次和场次都有限,因此仅靠电影消费是不可能保证经营者获得足够的利润。随着网络技术的发展,私人影院包房必然向互动的大屏游戏、VR/AR电影等综合性娱乐消费终端发展,因此其放映设备应使用开放式标准,立足于兼容性智能终端设备,适合采用物联网的技术对影片放映行为进行实时监管。

  王凤伟说,传统影院的版权控制以加密片源、匹配密钥的方式对于私人影院的二轮放映权的控制并非好办法。封闭的私人影院标准必然带来行业的设备、版权、监管等经营成本的上升,附带还会出现盈利来源单一,政策性单位垄断等新问题。

  据了解,目前一些大型私人影院正在全力布局点播影院和点播院线市场,试图提供系统标准,然后借电影市场火爆的东风进入资本市场。

  对此赵虎提醒,私人影院主要法律风险在于著作权授权种类问题,目前还有争议,经营者应该充分认识到这一点,避免带来侵权问题。同时,私人影院建设标准目前也无明确规定,盲目布局有可能产生签约后无法履约问题。

  法律完善方面,赵虎建议通过司法或者立法途径明确私人影院需要获得哪些授权;把私人影院“必须”挂靠点播院线改成“建议”挂靠点播院线;允许建立市场化的电影版权交易市场(平台);完善点播影院建设标准。

  产业参与者也在积极提供技术解决方案。北京影联数据研究院已经研发了一套基于区块链技术和智能终端的电影版权交易平台。

  一位私人影院老板向记者表示,目前他最大的心愿就是国家早日出台相关政策和法律,“让我们有法可依,拿到牌照后正大光明地经营。”

  (图片制作/陈思理)

[责任编辑:刘超]

[值班总编推荐] 一碗年夜饭,催我回故乡

[值班总编推荐] 年俗新气象

[值班总编推荐] 从英国脱欧困境看西式民主的“基 ...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