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比支付宝“默认勾选”的蠢,还有不给知情权的恶 _财经眼 _光明网


相比支付宝“默认勾选”的蠢,还有不给知情权的恶

2018-01-04 18:47 来源:光明网-经济频道 
2018-01-04 18:47:20来源:光明网-经济频道作者:责任编辑:张琳

  支付宝发布关于查看支付宝年账单时“被同意《芝麻服务协议》”的情况说明,支付宝账单和年度关键词在朋友圈刷屏,有律师质疑,消费者被默认勾选“服务协议”,消费者信息被第三方芝麻信用保存。支付宝及芝麻信用回应:承认错误,初衷是好的,但方式愚蠢,现已调整页面,取消默认勾选,用户可取消该授权。(1月4日《证券时报》)

  近一段时间里,关于个人隐私问题被侵犯的事件,频频发生。上个月一篇《一位92年女生致周鸿祎:别再盯着我们》的推文刷爆朋友圈,直指360 “小水滴”摄像头在个人不知晓的情况下全程监控我们的一举一动,并上传到直播平台上;而就在2018年新年第一天,吉利控股集团董事长李书福公开指责的微信隐私安全问题,引发了9亿多微信用户对自己隐私深深担忧的大讨论,目前百度搜索“微信隐私”找到相关结果约5610000个。

  当各种应用如此精确地掌握我们的行走轨迹、工作单位、消费习惯、地理定位、收货地址甚至是与朋友间的聊天话题,在大数据时代,我们是透明人?细思极恐的质问背后,不只是支付宝和微信这两大“国民应用”本身侵犯了用户隐私,可以说在大数据时代,当个人隐私已成一大社会问题后,在解决保护隐私路径和态度上,有人在犯蠢,有人在作恶。

  我们寄希望法律能够保护个人隐私,于是2017年6月1日《网络安全法》正式实施,这一定程度上对公民个人信息安全进行了保护。因为其中规定,“网络运营者不得泄露、篡改、毁损其收集的个人信息;未经被收集者同意,不得向他人提供个人信息。”然而,法律的作为事后的惩罚,往往一时难以缓解个人隐私保护的饥渴。于是,我们期待法律所规范的保护措施,能够在掌握我们个人数据的互联网企业中得以被严格执行。

  但情况并不理想。以被质疑的支付宝为例,推出个人消费年度账单作为其规定性动作,相比往年,在个人信息保护日趋严格的背景下,今年增加了“选项”以显示用户对个人数据使用的知情权。正当人们以为法律的规范与互联网企业行为得到完美结合时,却因选项设置时的默认勾选,一下子消解了支付宝在对用户信息使用知情权保护方面的进步。

  原本一项可以普及个人隐私保护知情权的好事,硬生生地酿成了一起侵犯个人隐私的危机。按理来说,作为应用最为广泛的移动支付平台,深知用户的支付宝不该出现这样的错误,既然要彰显用户知情权,何必采取默认勾选的方式进行呢?更何况默认选项带来的用户数据使用,还仅仅使用在只供用户自己可看的年度账单里。其中的纠结,或许就是支付宝回应称自己愚蠢的情绪来源。

  不过从另一个角度看,恰恰是支付宝的愚蠢设置,让用户看见了自己的知情权和自我信息保护的选择权,也因看见了这些基本权利被默认的现实,更期盼知情权真正落到互联网企业的信息保护行为上。可实际上,并非所有的互联网企业如此,相比支付宝的“愚蠢”,更多互联网平台选择了“精明”——支付宝遭受质疑来自于给了用户知情权选项而默认了用户的选择,而一些互联网企业根本就不会给用户以知情权,让用户不会察觉自己隐私被侵犯的事实。而当用户遭遇个人隐私隐患时,给予用户的只是简单一句“相信我们的操守”。

  如果说给予用户知情权而默认选择是支付宝的蠢,那么不给用户知情权只让用户相信平台“操守”,并且暗地依然干着侵犯用户隐私的事,这对于信息保护而言不仅不靠谱更是一种作恶。毕竟用户隐私保护需要看得见的行动,而不是光靠嘴说说就可以的。简单的表态谁都可以,但背后的疑虑能否消除,一方面要靠法律以及第三方来监督互联网公司的行为,确保用户在信息使用中各项权利的到位;另一方面互联网企业必须要将“用户数据是生命线”作为价值理念贯彻在企业行为中。与此同时,借由支付宝年度账单的信任危机,用户自身也应该了解并清楚隐私协议,知道自己在互联网平台上给出了什么隐私,如何关闭授权,真正履行自己知情同意的权利。(马想斌)

[责任编辑:张琳]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