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梦•大国工匠】一名洗煤女工家中的小板凳

2017-09-26 13:11 来源:光明网—经济频道 
2017-09-26 13:11:12来源:光明网—经济频道作者:责任编辑:张琳

【中国梦•大国工匠】一名洗煤女工家中的小板凳

 这是闫彩霞在家中专属的小板凳,刚刚粉刷过(图片由受访人提供)

    光明网讯(记者刘超)“家里有一个专门是我坐的小板凳,平时上下班,就坐在那个小板凳上换衣服和鞋子。”闫彩霞是潞安矿业集团常村矿洗煤厂的一名煤质采样工,因为经常跟煤打交道,怕弄脏家里和当时还年幼的女儿,闫彩霞就在家中给自己准备了这个专属的小板凳。

  初见闫彩霞的时候,她一直略有局促的搓着自己那双布满褶皱的手,这是多年来在煤泥水中浸泡造成的。长时间以来,煤炭及相关产业的工人都被人们称为“煤黑子”,这个略带有戏谑成分的称呼透露出煤炭工人工作环境的恶劣,在这种条件下,愿意去工作的人少之又少,更不要提女工了。

  然而就是在这种大环境下,闫彩霞坚持了20多年。她的同事戏谑的称:“当年跟他一起来的姐妹早就不在了,就是她带的徒弟也都走了,只有她还坚持在这里。”

  “选择了这里,姑娘也就基本上与美说再见了”

  1995年,技校毕业的闫彩霞来进入了潞安矿业集团工作,两年后她就进入了常州煤矿洗煤厂的煤质车间,在这一呆这就是20多年。

  “洗煤是煤炭生产很重要的一个过程,在这里能分出精煤,可以说是煤炭价值提升的一个环节。”闫彩霞介绍,他们的工作就是主要通过对洗煤用过的煤泥水的进行质量检测,来实时动态监控洗煤流程,从而保证洗煤的质量。

  虽然是质检工作,听起来相对比较轻松,但每天与煤泥水打交道的煤质车间女工们,一天工作下来,仍然是黑乎乎的。“而且总的工作量并不少。”闫彩霞指着厂区内的一条小路说,每隔一小时,他们就要从煤泥水回收处理的地方提2桶10多公斤的水回到质检的地方进行检测化验。

【中国梦•大国工匠】一名洗煤女工家中的小板凳

整天与煤泥水打交道,里面的腐蚀性物质让闫彩霞的手变得粗糙(图片由受访人提供)

  “取水的地方比较分散,有的在2楼,有的甚至在6楼,一天下来要跑十几趟,但是直线距离差不多有将近20公里的,更何况还要爬楼呢。”刚工作的时候,一天下来,闫彩霞基本上沾床就倒。

  “当然现在习惯了,也就好多了。”

  事实上,这项工作远不是一句“习惯了”就能概括得了的,除了体力上的辛苦,长时间的质检工作也让爱美的女孩一定程度上失去了“装扮”的可能。

  多年的工作经验让闫彩霞练就了一项绝活:只要用手在煤泥水中一试,就能检测出水质的情况,而且和机器检测结果基本一致。

  “想要学这种本事没什么好办法,只能摘下手套,上手多练几年。”闫彩霞总是这样跟一些新员工介绍,但是用手试水质次数多了,就会让煤灰附着在手指上,洗都洗不掉。平时的闫彩霞也很少穿新衣服,人们见得最多的也就是她穿着那一身工装的样子。“穿得时间长了,有时候外出也忘了换了。”也就是因为这样,很多女工都受不了,渐次离开了

  “每次洗手都是用刷子去刷,即便这样也只能刷个大概,指甲缝里还是整天脏兮兮的。”闫彩霞伸出手来,光明网记者看到指甲的缝隙和手上皮肤的细小缝隙里都残留着点点煤灰的的痕迹,这是经年累月与煤泥水打交道的痕迹,也是20多年工作给她带来的印记。

    “所以我在家中才给自己准备了一个专属的小板凳啊。”她笑着说。

  “妈妈脏,不要妈妈摸”

  在家中的闫彩霞不怎么坐沙发,通常下班后就坐在那张她专属的小板凳。

  “这其实是我自己要求的,毕竟把家里弄脏了以后还得我自己打扫不是。”一直将大部分身心放在工厂上的闫彩霞一定程度上疏忽了对家庭的照顾,她的女儿小时候实际上一直跟她有些隔阂。

【中国梦•大国工匠】一名洗煤女工家中的小板凳

正在检测中的闫彩霞(图片由受访人提供)

  “平时很少去接女儿放学,有一次难得倒班,想去接她,结果还被拒绝了。”闫彩霞有点无奈,“我闺女那时候还小,就说嫌我脏,不想让我接,也不想让我摸她的脸 ,而且因为在车间里工作,有噪音,尽管带着耳塞,但这么多年下来,听力就不太好了,小时候她找我说话我经常听不见,好像不理他一样。”虽然明白女儿还小,但是闫彩霞有时候还是会有些伤心。

  “有时候也在想,我坚持着这个工作究竟是对还是错?”她时不时会这样质问自己,看着当年一起的其他工友现在每天家人陪伴、工作顺利,闫彩霞也不是萌生过离开的念头。“其实也没太多想法,就觉得没有干什么是容易的,要坚持干好手里的活,总会变好的。 ”

  现在已经在读大学的女儿逐渐明白了母亲的艰辛,时不时的会帮妈妈挑选一些衣服。“其实我也穿不了多少,整天工作穿的都是工作装,而且我这年纪已经过了穿得花花绿绿的年龄了。”尽管这样说,但是闫彩霞对于女儿的变化还是很高兴的,每次和女儿通话,听着女儿在话筒那边大声地“喊着”,她都会感到一阵温暖。

  “还是闺女贴心。”

  “就会做这一件事,也就干好了这一件事”

  每天往返于6个采样点,提着10多公斤的煤样,再加上煤质车间做浮沉实验用的氯化锌溶液的侵蚀,这让闫彩霞身边的同时换了一批有一批。作为一个女人本该纤细的手指上长出了一层厚厚的老茧。

【中国梦•大国工匠】一名洗煤女工家中的小板凳

正在进行煤质取样的闫彩霞(图片由受访人提供)

  在煤质车间原始煤样要经过破碎、缩分、混合、干燥等程序才能磨制成0.2毫米的分析煤样。分别过25毫米、13毫米、6毫米、3毫米、1毫米和0.2毫米的筛子。每过完一级筛都要堆掺三遍,再缩分,扬起的灰尘随着筛孔的缩小而变大,一个煤样做下来就变成了井下的“黑小伙”,劳动强度可想而知。但经她手做过的煤样从未发生一起煤质事故

  她凭着多年的工作经验还总结出了无人可以替代的绝活—3秒预测煤泥水的浓度。煤泥水的浓度直接影响着洗煤厂的煤炭质量,一旦浓度偏高,就要进行停车洗煤,而在这个停车过程中会直接造成洗煤质量不合格、洗煤数量跟不上的负面影响。传统的采样分析法,在采样无客观因素影响、专业人员在场、测试仪器完好的情况下,正常的测试时间是15-20分钟。如果出现意外,1-2个小时拿不出化验结果也是正常的,这无疑对稳定生产埋下了隐患。她利用日常积累经验,仅用3秒钟就可以判断煤泥水是否达标,快速指导煤泥水运行。

  “有时候感觉挺累,想走,有一想,自己这么些年就干了这一样事,也就会干着一样,还能去干什么呢?”闫彩霞顿了顿,“既然就干了这一样,及继续把它干更好吧。”

[责任编辑:张琳]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

立即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