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级中国》播出 在韩国引起巨大反响

2017-08-09 14:03 来源:清华大学国情研究院 
2017-08-09 14:03:44来源:清华大学国情研究院作者:责任编辑:张琳

    2015年,韩国KBS电视台推出《超级中国》纪录片,在世界范围内受到广泛关注。该纪录片从政治、经济、军事等角度重新审视了中国的国际地位,纪录片文案中大量吸收了胡鞍钢教授《中国2020》一书的有关内容。本书为《中国2020》的最新增订版,收录了胡鞍钢教授接受KBS专访时关于“超级大国”的讨论,同时增补了关于中美综合国力比较研究的一系列文章。

  《超级中国》

  《中国2020》增订版  胡鞍钢 著  浙江人民出版社

  增订版后记

    本书是《中国2020》的增订版。在此之前的2011年,我在美国布鲁金斯学会出版社正式出版的《中国2020:一个新型的超级大国》,简称为《超级中国》。书名本身就是当今世界热门话题,我既没有回避,也没有否认,从专业的视角,较全面地介绍中国如何成为一个新型的超级大国。中国成为新型超级大国本身就是进入21世纪所发生的最大的事件。这对中国意味着什么?对世界意味着什么?

    当然对美国人来说,对美国意味着什么?对此美国智库与学者就有不同的答案,不过他们也更想听一听来自中国学者的看法。这才有了这部书。    

    我也没有想到该书在美国成为极具影响的中国研究著作之一。该书是布鲁金斯学会主编的“中国思想家”系列丛书之一。美国布鲁金斯学会理事会主席约翰·桑顿专门为该书写了英文版序,并大力向美国政界和学术界推荐。布鲁金斯学会约翰·桑顿中国中心研究主任李成博士也专门对该书作了专业性的评论。2011年6月15日,布鲁金斯学会专门为该书举办了新书发布会,由约翰桑顿中国中心主任李侃如教授主持和介绍,并对我本人和该书作出了第三方评价。时任美国国务卿希拉里·克林顿推荐给与中国有关的国务院官员和专家们研读。而后该书在印度出了英文版,在韩国出了韩文版,接着我们又翻译了中文版,由浙江人民出版社出版。

    2014年,韩国国家电视总台(KBS)的制片人兼编导朴晋范给我发来电子邮件,希望对我进行电视采访。8月4日,我接受了他的采访(见本书附录《一谈超级中国》);接着10月17日再次接受了他的采访(见本书附录《再谈超级中国》)。朴晋范是清华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的韩国留学生,曾选修过我在2008年给清华大学公共管理学院外国留学生讲授英文课《中国经济发展与政策》(48学时)。该课程是我对中国发展集大成的研究,涉及多方面,也包括中国在全球的地位,因此也受到留学生的欢迎。他也与我在课堂上进行了直接的交流和探讨。令我没有想到的是,他已经是KBS系列专题片《超级中国》的制片人和编导。令我更没有想到的是,几个月之后,2015年1月15日-24日,韩国KBS电视台特别推出《超级中国》纪录片。

  韩国版的《超级中国》纪录片共有7集内容,第一集主题为“13亿的力量”,主要分析中国如何利用人口红利从“世界工厂”发展为“世界市场”;第二集主题为“钱的力量”,从经济角度介绍中国的海外投资、收购等情况;第三集为“中国治世”,指中国军费扩张背后与美国的竞争,分析了“中国霸权”时代到来的可能性;第四集讲述了“大陆的力量”,介绍中国大陆丰富多样的资源如何推动中国发展;第五集是“软实力”,讲述中国通过建设孔子学院、推动电影事业进军好莱坞等一系列的强文化战略;第六集为“中国共产党的领导力”;第七集是“中国之路”,综合介绍了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他还特意设计了由我为韩国版《超级中国》开篇。

  《超级中国》纪录片一播出,在韩国引起巨大的反响和震撼,被一些韩国人称为了解中国的“百科辞典”。接着该纪录片也在世界其他国家播出,引起不同的反响。

  《超级中国》在韩国影响之大的背景是中韩两国经济一体化互利共赢的结果。中国已经是韩国最大的贸易伙伴,超过了韩美、韩欧贸易额的总和,还是韩国最大海外旅行目的国,更是韩国留学生首选目的国。韩国也成为中国重要的贸易伙伴和投资来源国之一,双边贸易额已达2900亿美元,不久就会超过日本,成为中国第四大贸易伙伴。韩国企业对华直接投资累计超过700亿美元。今年6月1日中韩将正式建立自由贸易区,双边更加一体化,成为“共赢主义”的典范。

  这次《超级中国》纪录片的拍摄和播出,对我来讲也是意外收获,不是我多次直接到韩国访问、学术交流,向他们讲授“中国故事”,而是通过这位留学生(指朴晋范)更加专业地讲述一个真正的“中国故事”。

  朴晋范在接受《第一财经》记者的专访时曾谈到:“给我印象最深的,应该是在清华大学采访胡鞍钢教授。我在清华大学就读时曾听过胡教授的《中国经济发展与政策》课程,他算是我的一位恩师。这次为了采访再次拜访教授的时候,教授非常热情地招待了我,并将他的两本书赠送给我并亲笔签名。胡教授在其中一本《2030中国:迈向共同富裕》一书(2011年)中写道‘伟大的国家有伟大的梦想,伟大的时代有伟大的梦想’,而他在下一年出的《中国2020:一个新型超级大国》一书(中文版,2012年)中又提到‘2020年,中国不仅将超越美国成为世界最大的经济大国,更将成为成熟、有责任、有魅力的新型超级大国’,胡教授这种自信让我印象非常深刻。”我也没有想到这位留学生如此深入了解中国、客观认识中国、全面解读中国。这也体现了教育作为最重要的人力资本投资的高回报性和知识的正外部性,这种回报不是对我个人,而是对整个中国的回报。最重要的是反映了中国成功地迅速崛起已经获得全世界的广泛认同。该片在韩国引起轰动就是最好的例证。

  此片播出后,立即在全球各国转播,也引起连锁反应。2015年2月24日,我接受了德国国际广播电视台的书面采访(见本书附录《三谈超级中国》),他们提出许多关于“超级中国”主题的问题,我也一一做了回答。

  由此可知,当今中国已经置身于世界舞台的中心,正在成为一个更加成熟、更加负责任、更具国际影响力的超级大国,尽管中国的人均GDP或人均收入远不及美国,还处于上中等收入水平。但是这不能否认“超级中国”这一事实,更显示了一个新的时代开端。我将这个时代称之为“共赢主义”时代,我们也有幸赶上了由中国带头创造并分享的这个伟大时代。

  从世界500年的发展历史进程看,先后经历了文艺复兴时代、工业革命时代、经济全球化时代,直至今天又在经历信息化、网络化、智能化的时代。人类以前所未有的创造力,创造更多的各种财富(也包括精神的、文化的、制度的财富)。与此同时,也伴随着500年多来的殖民主义时代,100多年来的帝国主义时代,70多年来得霸权主义时代。而中国30多年前的改革开放,经济起飞迅速崛起,成为世界第一大贸易体(2013年),不久还将成为世界第一大经济体。超级中国不只是超级规模本身,而在于中国巨大变化以及她不断深入地融入世界,又在大规模地走向世界、深刻地影响世界、不断地改变世界。中国不仅每年有上亿游客走向世界,还有几百万投资者、经商者、劳务人员走向世界,几十万中国留学生走向世界。最重要的,中国崛起产生的各种外溢性,经济的、政治的、社会的、文化的、生态的等,都会在世界和平的大背景下出现。因此,中国不会走葡萄牙、西班牙、英国等殖民主义的老路,也绝不会走德国、意大利、日本的帝国主义道路,更不会走美国和苏联的霸权主义道路。她所走的道路就是独特的和平发展道路,就是推动世界走向“共赢主义”的新时代。因此,当今中国作为超级中国,已经有了难得的历史机遇,难得的历史舞台,难得的发展能力,从这个意义上来看,超级中国对世界是好消息,而不是坏消息。 这就是为什么全世界会关注到底我们需要一个什么样的“超级中国”,对此我做出了一个明确的回答:贡献和平、贡献发展、贡献科技、贡献文化。

  为此,在《超级中国》第一版的基础上我又做了增订版,这包括两个方面:一是对第一版的内容做了全面更新,首先更新了数据和事实,相应地也更新了分析与结论,使之更加反映“超级中国”这一主题,这的确是正在发生的过程,也正是我的发现所在。二是增加了三篇最新的重要研究成果:第二章最后一节 《关于中国GDP超过美国的预言与事实》,特别介绍了1998年安格斯·麦迪森对世界现代经济发展未来趋势的预言,即到2015年时中国GDP(PPP,1990年国际美元)超过美国,并被2014年世界银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采用PPP法(国际美元价格)所验证。这将载入世界现代经济的历史记录之中。第九章 《中国如何赶超美国:从综合国力的视角(1990-2013)》,最重要的信息就是中国将完成对美国的追赶和超越,诚如我在之前的《超级中国》一书中所言:超级大国有无数定义,只要中国超过美国就是超级大国,现在看来已经被陆续证明,2011年中国是最大的发明专利申请国、最大的工业产出国,2013年中国成为世界最大的贸易体,2014年中国成为世界最大的经济体(按购买力平价计算),不久的将来还将成为第一大货物服务贸易体、经济体(按汇率法计算)。第十章 《中国与世界:从现代化的追赶者到人类发展的贡献者》,该章表达的最重要的信息就是中国成长为超级大国,会对世界产生巨大的正外部性,这包括:中国对世界经济增长的贡献,对世界贸易增长的贡献,对全球发明专利的贡献,对全球减少绝对贫困人口数量(在绝对贫困线以下)的贡献。当然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任何发展都会付出一定的代价,这就是中国对世界二氧化碳排放的代价,对世界污染排放的代价。不过中国主要污染物排放量的绝对量已经开始下降,在2030年之前,中国的碳排放绝对量也将下降。因此,从这个意义上看,中国发展意味着世界发展,中国成功意味着世界成功,特别是中国的减排成功,更是世界减排的成功。

    如何认识中国始终困扰着人们,实际上邓小平早就有一个“大国小国论”,这是一个典型的双重性、不对称性特征问题。在国际事务上,中国一直就是一个世界大国,有很大的发言权;在发展阶段上,中国是一个小国,又实在太穷。1980年,按汇率法计算,中国人均国民总收入为220美元,属于极低收入组,在世界188个国家和地区中位居第175位;2013年在世界214个国家和地区中位居109位;2014年已经达到7600美元,在世界213个国家和地区排名第96位。

    “超级中国”既是正在发生的最重大的事实,又是深刻影响世界的热门话题,也是仁者见仁智者见智,既需要百花齐放,也需要百家争鸣。我是言自己之语,言之有据,言之有理。最重要的是,无论哪家之说都要经得起时间检验、实践检验和历史检验,因为它们都是白纸黑字。

    作者简介

    胡鞍钢,1953年生,现任清华大学国情研究院院长,清华大学公共管理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曾出版各类专著、合著、编著国情研究系列图书80余部。近期著作有:China in 2020: A New Type of Superpower、《2030中国:迈向共同富裕》、《中国道路与中国梦想》等。曾获得国家自然科学基金委员会杰出青年基金资助,曾获得中国科学院科技进步一等奖(2次)、第九届孙冶方经济科学论文奖、复旦管理学杰出贡献奖。

[责任编辑:张琳]
推荐阅读
    正在加载中......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

立即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