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间艺术难继承?这个80后要做最好的剫木佬!

2017-06-16 11:25 来源:光明网-经济频道 
2017-06-16 11:25:00来源:光明网-经济频道作者:责任编辑:杨莹

  如今,国家文化部公布的四批1986名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性传承人中已有超过250人离世,在世的传承人中超过70周岁的已占到50%以上。也是因此,提起“民间艺术家”、“工匠”、“传承人”等词汇,也许不少读者第一时间都会想起“年迈体弱”、“孤老无助”、“人亡即艺绝”、“后继无人”等词汇。

  然而,今天要为大家介绍一位毕业自广州美术学院的80后木刻手工艺术家陈应毫,绝对可以颠覆这些印象。用一句网络语言来形容他一点都不为过:“明明可以靠脸吃饭,却偏偏要靠才华”,因材施艺术,力求原创,坚持手工,变废为宝,精益求精,一双巧手敲出了 三千多件木艺作品销往世界各地。

  所有木制生活用品都亲手设计制作

  陈应毫出生于湛江雷州的木匠世家,从小怀有一个木头梦,每一寸木屑在他心中都留有一股独特的香气。从初中起,书架、桌子、凳子、茶几、画架、音箱等所有木制生活用品都在他手中的一榫一卯之间浑然天成。

  这个画架陪伴他参加过05年高考、07年下乡写生,目前尚能使用。

  这是他11年前的木作,仍肩负着他家接待客人的使命

  因为对木头的痴迷,他在全村孩子中“引领潮流”,带着大家捡父亲用剩的边料,自制成难得的玩具——木车,最后还成功扭转了大人们对他“调皮捣蛋”的看法。“一开始我都是拿弟妹当试驾员,拉着他们满村跑。为了享受‘新车’带来的快感和刺激,哪里路烂就跑哪里,所以经常因为翻车弄伤弟妹。这没让我少受惩罚,父亲在事后必然会用斧头毁掉车子,那是我最心疼的时候,更会感到非常气愤。但我从不气馁,毁一辆做一辆,而且一辆比一辆先进。”

  陈应毫一边比划着当年的木车,一边露出了孩童般的笑容,“木车从三轮到四轮再到六轮,从没弹簧到有弹簧(避震),从没滚珠到有滚珠(省力),从敞蓬到有蓬(避雨)。”这种疯狂和执着,使记者暗生钦敬之情。在经过多次改进后,少年陈应毫的木车,获得了不少大人的认同,“他们说每次试坐更像一次‘返老还童’之旅。”

  大自然才是最顶级的艺术大师

  木车带给陈应毫的这种成就感越发加深了他对木艺的耽溺,陈应毫在考上广州美术学院的教育专业后,毫不犹豫地选择了辅修木雕,更以《雄飞》这件木雕作品获得学校的优秀毕业创作奖项。说起美院这段经历,他非常感谢恩师尹秋生的启蒙,促使他跳出了传统木匠的思维,创新地进行艺术化探索。“我老家做的都是比较传统和简单的木家具,几近淘汰。我现在的作品形式跟他们是不一样的,我的创作思路也是不一样的。”

  在他看来,每块木头都是有生命的,保持材料的原生态是一件作品的灵魂所在,人工无法轻易模仿大自然的鬼斧神工,“我一直坚信大自然才是我们这些手工匠人中最顶级的艺术大师。”所以每一件作品他都结合木头天然的造型、纹理和色彩来创作,不会有固定的“套路”,每一件作品都是独一无二的。

  连他戴的眼镜也是亲手制作

  也是因此,陈应毫把自己的工作室取名为一木工坊,希望“一心为木,依木而做”,给木头第二次生命。“机器能做的产品我绝对不做”,以手工为特色,原创为方向,创意为目标,木头为载体。最大限度地保留原木的味道,提倡因材施艺,让每块木头呈现出它最美的一面。

  制作过程中的“秘密武器”

  除了理念上的创新与融合,陈应毫在制作技巧上也有着独特的制胜法宝。记者在2017IEBE(广州)国际电子商务博览会上与他见面时,他正全神贯注地制作着一只木勺。 选材、观察木纹、粗牙锉刀构整体、细牙锉刀调细节,最后用粗细不同的砂纸进行摩擦抛光,每一步都细致入微。

  “很多人问我怎样才能使木器如此光泽亮丽”,陈应毫笑着说,“我有自己的‘秘密武器’,砂纸需要从粗到细,阶梯递减使用,这个过程是很讲究工艺和技巧的。最重要的一步是用砂纸的背面再磨一遍,这个方法很多人都不知道。”果然,在他细磨抛光后,勺子闪耀光泽,令现场的观众们啧啧赞叹。

  废寝忘餐,希望用爱好养活家人

  在创办一木工坊之前,陈应毫曾在一家鞋类公司工作。每当他看到木制品,脑海里都会浮现出作品的设计思路,但由于工作在身,无法在灵感泉涌之际马上动手创作木艺,最多只能在纸上画下草图。于是2013年,他在太太的支持下决定辞掉工作,重新拾起了木头梦,到中山古镇学习木制台灯的设计和经营,并于2015年回到广州创立一木工坊。

  在创办一木工坊后,陈应毫最大的满足就是一旦灵感来临便可随时投入创作中,并时常因此忘记吃饭。“其实做木工很辛苦的,但我感到很幸福,因为可以坚持做自己喜欢的事情,做自己每天一早起床就想做的事情,做能让自己忘记吃饭的事情。”

  陈应毫对木头的爱从未停息,他最大的愿望就是开设一家专卖店,摆满自己的木艺作品,用这份爱来报答一直默默支持他追梦的妻子,并以此作为终身的事业。

  采访手记

  其实我自己本身就很喜欢这些纯手工的物品,尤其是木制品,每块木头上确实有独特的香气,深深地吸引着我。只是作为文科生,手部肌肉也不如别人发达,从小手工作品就是体育老师教的节奏,可以说看到这类工作便会在远处摆手兼摇头,大概都与我没什么缘分。那天心血来潮,借着采访的机会,小小尝试了一下做个木勺。做之前豪哥就劝告过我,至少得坐四五个小时才可以完成的。我听后纠结了一下,还是想挑战一下自己。

  结果,从挖木那一刻开始我已经有点耐不住了,豪哥不断叮嘱我要顺着木纹来挖,可是我心中一直想着下一个采访对象,没有专心下来,自然就挖得不太好看,差点把勺子毁了。而且我天生手腕力量就比其他人要差,以前扛摄像机的时候也扛不久,所以全程都觉得手很酸。

  我最后因为工作任务在身,还是没能坚持做完整个勺子,但真的心生佩服,豪哥居然爱这一行爱了三十年!以至于在后来看到有展会观众跟豪哥砍价时,我就说了一句:我之前也觉得这些木作很贵,但亲自敲过以后,便觉得物超所值了!

  如果哪一天我比较闲,一定要到一木工坊坐上一天,把手机关掉,就安静做几件木艺送给在乎的朋友吧!(你们不能嫌弃我的笨拙哦!)(作者:广东民间艺术)

[责任编辑:杨莹]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

立即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