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用节点临近 中国通讯业如何进行“5G超越”

2017-06-14 13:50 来源:上海证券报 
2017-06-14 13:50:30来源:上海证券报作者:责任编辑:刘超

  几年后才商用的5G,对设备商来说,就像跑一场马拉松。只有实力雄厚、头脑冷静的选手才能坚持到最后,从而获得巨大的荣誉和回报。

  一场马拉松要吸引世界顶级选手的参与,必须许诺足够的回报。5G这场比赛也不例外,巨大的5G商用空间就是赢得这场比赛的奖品。

  为什么说5G商用空间足够大?因为在通用基础设施领域,一项新技术成熟后,原有的产业会自动跟这项技术嫁接、产生反应,进而导致新的科技物种不断涌现。

  在2017年IMT-2020(5G)峰会上,工业和信息化部副部长陈肇雄提出“要探索5G与垂直行业的融合创新发展路径”,就正是出于这方面的考虑。

  很多人依然不理解,我们来看看科技史。

  以蒸汽机为例。瓦特改良蒸汽机在1785年左右,改良后大规模应用。在长达数十年的时间里,蒸汽机拉动经济增长。基于蒸汽机,史蒂芬孙发明了蒸汽机火车。那是在多久?30年后的1814年。有了蒸汽火车、铁路铺设,人类坐上火车,那是在多久?40年后的1825年。

  再来看电力。法拉第1831年发明电动机,特斯拉1882年发明交流电发电机,1892年汤姆休斯顿公司与爱迪生电力照明公司合并成立了通用电气公司。基于电力衍生出电灯、电报、电话、电视机、电动车等等产业,影响直到现在。

  手机也是如此。1993年,IBM公司推出世界上第一款智能手机Simon;2007年,苹果推出第一代iPhone,智能手机因此普及。此后,无数个垂直应用服务通过与智能手机的嫁接而发展壮大起来。微信、共享单车、滴滴等中国原生物种都是如此。

  5G之后,网速百倍提升,融合创新的市场空间将难以估量。在足够长的时间里,拥有5G核心技术的公司可以收钱(专利费)收到手软,能大口吃肉大口喝酒。

  “做5G要早早开始进行技术研究。后进入者就很少有可能将其研究的技术纳入标准的机会。现在5G的重要参与者都是之前的重量级玩家,精英选手都是在最前面,一般选手排在后面,是占不到有利位置的。”在近日召开的2017年IMT-2020(5G)峰会上,记者专访了中兴通讯无线总工朱伏生。

  朱伏生告诉记者,中兴准备5G要追溯到5年前。

  2012年11月,“‘十二五863计划’无线通信技术”研讨会在无锡召开。这是中国第一次关于5G的正式研讨会。朱伏生等人参加了会议,并从技术发展趋势、产业发展趋势等方面进行了讨论。自此,拉开了中国5G技术研究的序幕。

  2013年2月,IMT-2020(5G)推进组成立,中兴是成员单位之一。推进组的职责是梳理5G核心需求,甄别5G关键技术、研究5G可用频谱。自此,中国5G开始了有组织的推进。

  根据最新披露的数据,截至2016年底,中兴累积的5G专利申请,已超过1500件。

  “马拉松开跑后,要有坚定的配速目标,而不能乱跑。做5G,开始时要把握好方向,不能胡乱研究,要坚持让大部分用户能获得技术带来便利这个永恒不变的目标。”朱伏生说。

  为此,中兴在2014年提出了Pre 5G的概念。

  “Pre5G的核心思路,正是提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