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济频道> 焦点> 正文

治理北京“城市病” 让上班路不再漫长

2017-02-20 17:19 来源:光明网—经济频道  我有话说
2017-02-20 17:19:25来源:光明网—经济频道作者:责任编辑:张琳

  光明网讯(记者刘超) 近日,一则《她每天花225元、近5个小时,从沧州坐高铁到北京上班》新闻报道在网上走红,不少在北京工作的人感慨,每天“不是在上班,就是在上班的路上”。通勤时间过长、路上拥堵等现状让不少“北漂”上班族头痛不已,如何解决让上班路不在漫长成为不少他们迫切希望解决的问题。

  日前,在京津冀协同发展院长论坛上,与会专家表示,解决北京城市病问题,一方面要建设城市副中心,同时在北京周边建成若干个“微中心”以继续完善功能板块的落地,另一方面要优化现有的交通结构,高效的满足人们的出行

  工作地更近:建设“微中心”疏解城市功能

  “t=s/v(时间=路程÷速度)”这个公式在生活中最为常用,缩短上班时间无非缩短“职(业)住(地)”的距离或者提高通勤的速度两种最直接的途径,如何缩短“职住”距离?

治理北京“城市病” 让上班路不再漫长

图为北京西三环航天桥路段机动车行驶缓慢。(龚文豹摄/光明图片)

  北京市社会科学院副院长赵弘指出,当前北京市功能过多,超出了基础设施、资源环境以及公共服务的承载能力,再加上城市功能分布不合理,没能将大的城市的功能分散到更广阔的区域中去,因而导致大城市病提前爆发,“微中心”的建设可以使得北京的发展能够符合特大城市空间演化的要求,有效治理城市病。

  事实上,《京津冀协同发展规划纲要》中就已经提出了“微中心”的概念:要沿京沪、京广、京九、京承、京张、京秦等方向铁路通道,宣传若干中小城市,高起点、高标准建设若干定位明确、特色鲜明、职住合一、规模适度、专业化发展的微中心。

  “这所强调的‘微中心’不应该只是个人们的居住聚集地,而是功能集中地,人们工作的地方。”赵弘表示,要将北京的部分功能分散到周边去,未来甚至会有人从北京中心到“微中心”上班。

  尽管在政策、租金以及环境等诸多因素的影响下,北京市人口开始逐渐往通州,大兴、昌平、顺义等区域转移,但是多数功能分区以及优质资源还都集中在城市中心,这也就产生了“职住分离”的现象,很多人在城内上班,却住在远郊,每天将大量的时间花费在通勤的路上。

  相关调查数据显示,在北京城六区范围内,只有16.03%的居民实现了本街道就业,只有26.61%的就业者实现了本街道居住,超过70%的就业者上下班需要“长途奔袭”。

  “目前虽然已经开始实行了非首都职能的疏解,但是很多疏解对象并不情愿出去,或者出去以后又很快返回北京。”赵弘表示,造成这种现象的重要原因就是北京和周边的环境、公共服务落差过大。

  “我们要把一些带动能力非常强的行业或者是一些东西,从北京中心城区往外转,这样才能通过主动的吸引,而不是通过行政的力量搬迁一些行业。” 中国城市和小城镇改革发展中心研究员范毅表示,“现在人们认为疏解出去的都是一些比较低端的,实际上比如养老、教育、医疗都是可以在周边进行非常好的布局,这样才能和北京中心城区形成互补性的关系,才能使我们协调发展是一个内在协调,而不是一个面上的协调。”

  通勤速度更快:优化交通结构 建设多层次轨道系统

  “微中心”的建设无疑有望缓解“职住分离”带来的北京高峰期拥堵状况,但是从根本上来看,在继续交通建设的同时进一步提高人们的通勤以及出行效率才是解决北京“城市病”的根本途径之一。

治理北京“城市病” 让上班路不再漫长

北京地铁14号线中段和昌平线二期开通试运营。(刘宪国摄/光明图片)

    在赵弘看来,一个真正的大都市,在交通出行方面要有两个主导一个公共交通要在整个城市交通中占主导地位,最好占到80%,像北京这种大都市,这种情况才能减少小汽车的使用,才能使城市保持一个高速的运行。第二条主导试轨道交通要在公共交通中占主导地位,也要占到80%。

    “东京的小汽车北京多出240万辆,但是远远不如北京拥堵,这是为什么呢?就在于他们百分之八九十的人上下班都是以轨道交通为主导的公共交通上下班。他的小汽车出行量一年不到北京的一半。”赵弘举例说,相比北京的地铁,东京的地铁线路密度更大,而且立体上看,最多修了五层,出行效率非常高。

    根据清华大学提供的数据显示,单位空间资源里面,小汽车一小时只能运输三千人,公共汽车三千到六千人,轻轨一万到三万人,地铁三万到七万人,相差几十倍之多,城市的空间资源有限,因而交通结构必须低碳、高效、大容量以适应需要。

    与之相比,尽管地铁效率相对较高,但由于停靠站点较多,所以出行时间也较长。目前,在北京地铁16号线北段开通以后,北京轨道交通路网总运营线路达到19条,运营总里程增至574公里,其中一号线就已经超过了30公里,跑完一号线全程时间更是超过1个小时

    “其实地铁有时候不能修得太远,15公里是最佳半径,超出15公里则是轻轨效率最高,而30公里以上则是一站式到达的市郊铁路。” 赵弘认为应建立这样分三个层次的轨道系统,否则难谈“一小时通勤圈”。

    让上班的路不再漫长,治理北京“城市病”需从长远着手。而作为疏解北京非首都核心功能的举措之一,治理北京地区的“城市病”也对整个京津冀区域的发展都有重要意义,如何建立“微中心”,在哪里建设?建设后疏解哪些功能才能保障“微中心”的发展都有待进一步探究。

[责任编辑:张琳]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

立即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