蒋国荣:中国企业走出去是大势所趋

2016-12-13 15:28 来源:光明网-经济频道  我有话说
2016-12-13 15:28:26来源:光明网-经济频道作者:责任编辑:张琳

    光明网讯 2016年12月10日下午,第十八届北大光华新年论坛“全球变局下的投资策略-产业投资&金融投资”分论坛在北京大学光华管理学院举行。分论坛一由光华管理学院应用经济学系颜色主持。

    瑞银集团董事总经理、投资银行亚洲区副主席蒋国荣博士在论坛上指出,尽管有很多“黑天鹅”,但是在全球大格局情况下,中国企业做大做强是大势所趋,业务从中国走向全世界的市场。这个趋势不仅在过去这两年得到了很大的发展,今后这个趋势还会进一步的延伸。

蒋国荣:中国企业走出去是大势所趋

图为瑞银集团董事总经理、投资银行亚洲区副主席蒋国荣博士

    以下为发言实录:

    蒋国荣:我今天讲一讲中国企业“走出去”。尽管有很多“黑天鹅”,但是我们觉得大势所趋,在全球大格局情况下,中国企业做大做强,业务从中国走向全世界的市场。这个趋势不仅在过去这两年得到了很大的发展,今后这个趋势还会进一步的延伸。

    首先解释一下这个现象,我们观察到的大量的跨境并购,其背后所蕴含的驱动因素。再根据驱动因素看哪些是短期的,哪些是长期的。

    从现象来看,我们做了一张表。2000年到2016年,过去十几年,该图的总的量是所谓的这个并购交易。上面有一排数字可以看到从1.7%到18.9%。从一个微不足道的水平到现在将近20%。这个比例是什么?中国经济在过去这些年成为了全球的第二大经济体。我们并购也从很小的比例1.7%成长到现在的将近20%。并购会带来相当大的影响。

    下面的柱状图有几个颜色。这三个颜色版块讲的是并购,不光有跨境并购。实际上并购包括国内产业整合,包括入境并购,还有离境并购。最大的一块比例将近60%,还是国内并购。国内并购包含产业整合,也就是说经济发展到一定阶段,产业整合在经济当中越来越活跃。另外一个是中国特色的“借壳上市”。大家看到蓝色2015年有5千多亿美元,2016年有3000多亿美元。一个是像上海绿地,这个规模有600多亿人民币。圆通的借壳有400多亿人民。还有一类是央企的整合,第一单就是南车、北车合并,带来超过1000亿市值的公司。这是国内的并购。

    今天的主题是“走出去”,我们看海外的并购。图上写的是离境并购,大家看到深色的内容。2013年海外并购在相对比例和数额都不是特别大。主要的代表作是石油、天然气国内大型企业在海外并购。2012年中海油花了100亿收购了尼克森,2015年吉利15亿美元收购了沃尔沃。特点是资源相对多,另外数量不是那么多。并购的主体是大型的国企,少部分民企。2013年、2014年不管从并购的数量和多元化上都有一定的发展。也就是大型的国企扩展到中小型企业,行业多元化。这里面的代表作有2013年的双汇70亿美元并购美国的史密斯菲尔德公司。用了一个杠杆技术。2015年、2016年海外并购出现了蓬勃发展的态势,各类型的交易非常多,民营企业也开始起到了主导的作用,整个的交易金额已经到了千亿美元,去年有1080亿美元的总体金额。

    典型案例,紫光40亿美元收购西部数据等。这是我们所面临的市场环境的变化。这个图上显示的是走出去的步伐越来越多,企业的主体越来越多。买了什么东西?大家看,还是以发达国家为主,欧洲美国比较多,像美国的西部数据、库卡等。除了发达国家作为并购的首选以外的话,还有大家听到的“一带一路”,这一块对目前包括今后的交易也是一个推动。比如说上海电气收购巴基斯坦电力公用事业公司K-Electric Ltd.这些等等。这是我们看到的现象,数量在上升,走出去的企业的类型在变化,交易的规模、行业都有一个多元化的发展。

    下面我们来看一看我们所观察到的中国企业“走出去”跨境并购蓬勃发展的因素。我们做投行的,善于总结类型。这几个类型是我们观察到的中国企业“走出去”的主要推动因素,这几个因素并不是互相排斥的,有一些因素有一些交叉。我先把因素讲一讲,下面我想比较详细的讲一讲这五个因素背后的考虑。

    第一个 ,企业自身业务的需求。第二个是产能输出,第三个是购买境外的技术和资本。第四个是全球资产配置需求。第五个是估值套利。

    先讲第一个企业自身业务的需求。过去改革开放几十年,中国经济发展壮大,成为全球第二大经济体,国内的市场不能满足大型的中国企业业务的需要。中国的企业从大到伟大的过程当中,海外并购成为一个可行的战略。我们看几个指标,一个是财富500强,大家看到,前20名的公司里面中国企业占了4家。从市值角度衡量,全球市值最大的20家公司里面我们也有4家公司入围。中国在全球占据了相当重要的一个地位。看财富500强,2006年只有23家公司进入500强排名,目前有110多个公司是中国的企业。

    这些企业规模足够大,业务发展足够好,已经不能够再局限于在中国市场提供服务了,要走向全球,给中国的客户提供全球的服务,给全球的客户提供中国企业的产品或者是服务。

    下面有几个典型的案例。像海尔收购美国通用电器的家电,这一块典型把市场扩展到全球去。阿里巴巴旗下公司蚂蚁金服收购印度One97的25%股份,是把支付宝的服务推到印度市场。建设银行收购巴西BIC银行,把银行的服务提供到全球去。这是企业自身业务的发展。

    第二方面是产能输出。这里面有两个行业,一个是中国在传统行业钢铁、水泥、煤炭等走得非常快,产能非常大。这不仅能满足中国市场需求,还满足全球市场需求。另外一块是像高铁、中国交建做的港口,这些都在技术和能力上已经成为全球的领先企业,有需求给全球的客户提供服务。这一点可以把我们在全世界上有竞争力的产能输出去。比如说中车收购捷克的一个汽车制造的企业。

    第三块是购买优质的技术和资产。海外的企业在高科技领域和新兴制造业和新能源产业,技术上有领先优势。中国企业通过收购海外公司,得到技术,得到资产,从劳动生产率的角度出发,提高中国企业的全员劳动生产率。像美的收购机器人企业库卡。

    第四个是资产配置。第一张图讲规模,我国资产配置比例来说还是很低,随着经济发展,尽管海外并购做的风生水起,资产“走出去”发展非常快,但是相对于经济体量来讲的话,比例还是不高,也就是今后还有很大的发展空间。跟一些可比的国家比,还停留在墨西哥、俄罗斯、泰国、秘鲁的水平。想走到美国等发达国家的水平还有很长的路要走。现在“走出去”还是刚刚开始。

    第二个来讲的话,“走出去”业务范围扩张的话,对资产有一个很大的往外推的潜力。理论上来讲,把全球作为自己的投资和生产运作的平台来讲,相较仅以国内市场为主的情况,可以大幅的提高效率。

    最后一条是估值套利。前面是基本面的驱动,不管是业务还是资产配置,不管是实业还是金融都有理论的支撑,这是基本面能支持的海外业务的扩张和资产的投资。最后一条的驱动因素,在市场上也是非常热的,就是估值套利。这张表看上去比较复杂,但是要读起来很简单。从左到右是把投资的领域分了很多行业,从上到下是国家,不同的地区。包括中国、发达国家,发展比较快的金砖国家等等。图中的数据是什么?是估值的指标。我讲一下大概的规律。我们在很多行业里面,跟其他国家相比,我们的估值是比较高的。这是跟其他国家比,但是跟我们自己比,有一些行业,我们的估值也是比较高的。但是有一些行业估值并不高,股灾以后的话,跟历史比不高,但是跟其他国家来比是高的。带来什么东西?带来一个自然的所谓估值套利的问题。

    所谓估值套利很简单,我们这儿的东西比较贵,如果我们在并购过程当中多利用股权、杠杆这种,用发行股份的方式来发行海外市场,对我们EPS是有提升的。用相对便宜的价格收购资产。在大的环境里面,所谓的估值套利中间有一个典型是海外上市的资产通过私有化,在国内实现重新上市。典型的案例像360、博纳还在过程当中。这一点有一些争议,但是从金融市场角度出发来讲,利用估值套利实现资本利得也是一个正常的现象。

    这是我们提到的五个并购的因素,后面有一些技术上的东西就不讲了。

    回头来看,现在回到今天上午讨论的很多议题,海外发生了很多的变化,从英国的脱欧,总统选举的结果等等,会不会对全球化有一个大的倒退,会不会影响到中国的企业走出去。今天上午嘉宾也提到,中国宣布的跨境案例,有10%是做不成的,由于监管的原因。从你看到的五个驱动因素来讲,前面四个是结构性的变化,会受国家政策,会受全球化的浪潮的趋势的一些一定因素上的影响,但是大的方向是不会变的。

    第五个因素,估值的差异是资本市场体现,相对是短期因素,不管是哪一个市场的调整或者是一些正常的变化,对这个所谓的中国企业走出去跨境并购可能影响会在短期内逆转的可能性更大一点。

    总体来讲,五个因素当中,一个是相对短期,四个相对长期的结构性因素。我们的判断,今后这几年还会看到更多的中国企业走出去并购的案例,规模会更大,企业更加多元化。在这么一个全球变化的环境下,中国的企业具有非常好的趋势,而这也切实促进了中国经济转型,提高了劳动生产力。我就讲这么多。谢谢。

[责任编辑:张琳]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

立即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