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映初:我们是最后一代“纯人类”

2016-12-12 19:17 来源:光明网-经济频道  我有话说
2016-12-12 19:17:59来源:光明网-经济频道作者:责任编辑:张琳

    光明网讯 2016年12月10日下午,第十八届北大光华新年论坛“智能浪潮下的商业价值与机遇”奥迪分论坛在北京大学光华管理学院举行。北大光华管理学院与一汽-大众奥迪携手聚焦知名企业,探讨人工智能的商业化应用、产业生态与布局,邀请专家与业内领军人士,探索人工智能带来的行业变革与商业价值。光华管理学院管理科学与信息系统系邱凌云教授主持了此次分论坛。

    初创投资管理有限公司的董事长王映初在论坛上指出,人工智能是人类最后一个需要解决的问题,未来很人工智能,包括增长知识的领域,它应该是我们最大的一个帮手。

王映初:我们是最后一代“纯人类”

图为初创投资管理有限公司的董事长王映初

    以下为演讲实录:

    王映初:谢谢大家,我是咱们光华校友EMBA96三班的,进行非常高兴受到邀请来参加咱们的新年论坛。我们初创是中国第一家专门面向人工智能的专业投资机构,目前从2012年设立,已经发行了三期人工智能基金,投资了几十家企业。

    我今天给大家带来一些我们关注对人工智能产业究竟往哪个方向去走,我们自己的一些思考和观点。说起人工智能大家可能脑子第一出现一个机器人的形象,这个机器人会跟你互动,可能会有交流,你们可能会有协作。就像这样,His love is real,But he is not。真正的人工智能跟我们想的很不一样,人工智能更大的影响力是在无形的那一部分,为了给大家更直观地解释这个事情,我带来了几个视频给大家看一看,其实人工智能不是个新东西,从上世纪的中旬,它就已经开始慢慢有萌芽,实际上在60、70年代的时候已经进入了我们的生活,只是我们日常生活里感觉不到它。

    给大家举几个例子,每个人女生手机里面都会有美颜相机,或者美图秀秀。实际上美图背后就是人工智能,这些照片怎么去美化?我首先识别哪个是脸、那个是腿、哪个是眼睛、哪个是下巴,这个眼睛多大是大,下巴多尖是尖,腿多长是长,这需要机器自动识别加以修饰,这是我们每天都在用的一个东西,这背后是我们的团队给美国做的支持,他们的数据量已经大到他们无法依附的地步,全世界没有这么大的图像处理器了。

    第二个例子,每天跟大家的生活紧密相关的,大家的支付,他们习惯用手机,比如说支付宝、微信在网上进行支付,包括银行卡的转账,实际上这背后是另外一条人工智能系统做一个保障。它会跟监控,全世界160多亿台设备大家的行为,判断这笔交易有没有风险。在你发起交易那一瞬间,在100毫秒之内会采集300多个参数,100毫秒之内返回一个参数,我应该怎么预防。这个公司是我2011年创建的,现在国家的互联网金融系统每个单位都要强制介入了。

    另外,我再给大家介绍,大家每天看的电视,其实电视里的字幕用的也是人工智能上上去的,以前上字幕都是一边看一边拍,把开始和结束的时间算出来,最后得出来一个字幕,这个效率很低,一小时字幕在美国两天时间才能处理出来,在中国也要8小时,现在我们用机器自动合成,现在大家看到很多节目的字幕都是用我们的技术做的。

    我们看一下即将和我们生活相关的技术,第一个是AR,叫增强现实。它的感觉是什么呢?这个是我们用AR做的一个数字沙盘,我们可以直观地感受污染物的变化,这个是AR另外一个,我们做的AR眼镜,大家看到这里面有一个很逼真的地球,墙上贴的这些都是屏幕,但这些屏幕都是虚拟的。你可以在眼前有无数个屏幕,你可以用手,或者语音可以控制它,为了让大家感受直观一点,我们放一下视频,这是我们7月份发布的,我怎么把一个办公室变成游乐场。桌子上铺了一张纸,我用眼镜看过去以后,游戏就开始。我们现在做的游戏小样叫《游戏大战》

    增强现实是把现实和虚拟混合在一块,这个不是说它只是一种游戏,而是以后我们的手机就长成那样了,可能就不需要字幕。这是我们下面的计算平台,我们未来的交互很有可能是一个眼镜,甚至是一个眼镜的配件,我们再也不需要埋头去触摸手机,而是抬头面对面用眼神去交流,我可以及时获取任何信息。

    下面这是我们前天在深圳刚刚发布的,全线做的最高的无人飞行器,在我看来它不是飞行器,是一个会飞的机器人,包括是全世界最高的一个。这个是2015年首飞的,我们现在想干的事就是它的应用,因为它很便宜。

    第三个因为是奥迪的论坛,我把我们车联网跟人工智能最新的产品带过来了,这是我们11月14号刚刚发布的。

    我在办公室的时候,我可以找我的车在哪儿,这是都已经使用了,已经可以用了,然后我知道我的车在什么位置,然后上车以后我自动给车做体验,然后打分,打76分,告诉你哪些地方有问题。右侧的雾灯不亮、你的玻璃水不足,这是对车辆保养方面的,需要保养的有哪些项。比如说还可以说我的玻璃脏了怎么办?它也可以自动给你擦玻璃。

    我们现在正在做的把视觉做成环节,车主开车的时候计算机自动帮你检测周边,现在女同志开车的越来越多,针对女同志,我们先把这个车做得更加完善。

    这是我们在教育领域,这是我们跟微信共同开发的一个第一个微信公仔,我们把最好的教育资源放到这上面去,大家可以自由地给它提问题,它也可以变成老师。比如说今天教了语文课,语文课怎么上?教数学,数学怎么上?小朋友可以跟它交流。

    这是军工领域的无人机,这是作战用的,它自己可以飞出去执行任务,这是海上的,这条船可以携带很多传感器去执行各种各样的任务,这是我们的无人驾驶汽车,这个是做的目前国内最好的。这是我们即将要发生的联系,其实我说实话,咱们脑子里憧憬的未来已经陆陆续续在实现中发生了,我们人类的未来到底会朝向哪儿去?人工智能是一个很特殊的行业在哪儿呢?以前从经济学,咱们光华是研究经济学,经济学人和资产是分开的,人手摸了才叫GDP,机器摸了也叫GDP,美国为什么比我们强呢?它机器所折换出的人数比我们多。在这个领域,中国太有机会了,中国是制造中心,我们会有越来越多的机器手会加入到我们生产运动中去,第二你去美国跟中国对比的时候发现美国很有意思,美国资本上在自动化领域效率已经做到极致的一个国家。就那样还是比我们高50%,但中国还有大量的没有被自动化取代的场合。

    我们发现人工智能有个特殊的属性,它既是人,也是资产,它有劳动力的属性,对我们来讲,我们要不遗余力地让中国的机器手比美国多得多,如果跟美国达到同等效率,我们的GDP可能是美国的4—5倍,这是我现在研究的事。如果仅仅是国家与国家之间的事,这件事还不是作为一个地球人应该想的,作为一个地球人我们想想我们人类的未来应该怎么发展,到底是天使?还是潘多拉的盒子?在最前沿我们看到一些很有趣的现象,基于这些现象,我大概总结出了六个预言,我下面给大家介绍介绍我对人工智能的几个预言。

    第一个预言,我认为人工智能是人类最后一个需要解决的问题,或者解决的最后一个问题,因为第一个就是如果人工智能根本性的问题,比如说我机器学习的方法不够好的时候,你会发现一个很有意思的现象,我们很多创新真正是不需要人去做的,机器可以做到。我们最近看到一些很有趣的,比如说机器正在告诉我们这个问题怎么解决,一旦发生这样的事,包括其他的学术领域也在陆续发生这样的事,机器告诉我们我们不知道哪些东西,把我们人类的边界往前推了一下,这虽然只是一点,但是它已经反映了一种趋势。我们可以设想一下,如果机器真的智慧到那个程度的话,比如说它智商有一万,我们怎么办?其实我觉得应该把更多的问题交给它,我们通过我们的系统去分析过去人类发的这些论文,得到一个很有趣的现象,只有5%不到的论文是属于发展的一个方向,剩下95%干了什么事呢?在这个方向里往深了做。既然你有足够的能力的话,我们应该怎么办?就是人去提方向,然后机器把它往深了走。这就是我认为未来很可能人工智能,包括增长知识的领域,它应该是我们最大的一个帮手。对我来说,我最大的责任就是把这样的计算机造出来。

    第二个预言,我们是最后一代“纯人类”。为什么这么说呢?大家从最早的时候假肢开始,然后到假牙、假眼睛,到打印的人体器官,人的身体里面有越来越多的未来物,它帮你增强、弥补你的机能。我现在在想另外一件事情,因为人工智能的发展,我们在生命科学领域,包括生物科学领域也在获得进展,比如说我们的语音系统能不能用机器人替代,我们正在做这方面的尝试,我们正在寻找一种纳米机器人,它进入到血管,帮你清理血管,帮你做一些微型的手术,这是以前人类无法做到的事情,有外来物入侵的时候,它能够帮你抵挡一部分。比如说未来一般接受过白血病治疗,骨髓移植手术的时候,中间总有几个星期每天监控,这个时候完全可以帮你挡住。然后大家觉得自己不够聪明,我们现在在想有没有一种办法,能够让你变得更加聪明。其实现在学术领域遇到很大的问题是什么?我们生产知识的学者们最大的挑战不是他的脑力不够,而是他的体力不够,基本上每个学科在不停地出论文,他根本看不过来。再一个我们每个人从出生到入学、上大学、完成博士、教授这一系列的训练,他的战斗力也就20多年,这个过程太慢,人的生命才多少年?60岁退休了,你有效的工作时间也就短短几十年,他能不能生下来就掌握这些知识?现在我们能看到,我们人类正在往这个方向在走,所以我说我们在座的各位很有可能是最后一代“纯人类”,可能我们的小孩开始,他身上的东西就不是原配的了。

    第三个预言,知识绝大多数由机器产生。知识我认为以后绝大部分是由机器来产生,为什么这么说呢?我们人类反思我们过去几千年的文明,最早从饮毛如血开始,后来人和人之间有通讯协议,之后才有知识的传承,如果没有语言这东西传承不下来,人也没办法交流。但是人类在初期创造的智慧是非常非常小的,这个人发明了杠杆原理,那个人发明了平行四边形,很零碎的东西,构建了人类的知识筐。大家可以总结一下对若干年的创新,大部分是交叉产生的,行业和行业的交叉,学科与学科之间的交叉,尤其他们的交叉地带是高发地带。让我们有理由想象一个极端的场景,未来我们人类所有的知识的学科数量,很可能会超过人口数。我们没有足够的人口去应对这么多学科,最后怎么办?只有一种办法,把大部分的复杂问题交给机器。而且现在大家可以看到最近在看片的时候,实际上交互了人类不知道的诊断方案,是根据过往的病理数据跟医生开出的方案里面,它自己形成了新的解决方案,未来这才是主流。库斯威尔曾经说过一个人类的经典呈90度网上增长,之后会有一个基点,人类是进化了还是迸发了,他相对是比较乐观的。从知识的吸收速度来看这是一个问题,你产生的知识我吸收不了,所以这个拐点还会往下降,2015年是一个很乐观的数据,再往后人类很可能真正进入到一个难以想象的阶段,可能我们不是地球人。

    第四个预言,我认为死亡将是一种慢性病。这是非常坚实的实验数据支撑的,我们能看到可观察的范围之内,有20多种癌症已经被克服,来自于免疫治疗,免疫治疗怎么回事呢?免疫治疗背后是用了基因数据,然后用人工智能的办法去寻找你那个靶点,然后再把这个靶点的信息告诉给你的免疫系统,再注入到你的体内去攻击这些癌细胞,在十年之内所有的癌症都可以克服,大家关于癌症的患者不要太悲观,因为很快就可以治愈了,免疫系统是一个很奇怪的系统,人心情不好和心情好免疫力的表现是不一样的。另外包括糖尿病,还有一些以前我们觉得很奇怪的病,人工智能现在正在发挥着越来越重要的作用。以后我觉得医生是最先下岗的一批人,因为医生都是怎么看病的?症状一二三四五六,中国的医生还有一个特别麻烦的事,中国不是全可诊断,是专科诊断,我前一段时间我一个好朋友的母亲就这么被耽误了,她骨头疼去看骨科,看了两个月不见好,然后胸腔积水,发现是肺癌的骨转移,如果不能用权威全面的采集手段去分析这些数据的时候,往往就会出现这样的问题,而且这种问题的发生大概就是这样。所以我们现在有一个项目,叫芯片医院,就是把一个三甲医院集成到一个芯片上,统一时间采集几百个纬度,中医是一个系统的观点,中医的观点西医一定不接受的,我们要找到一个既是系统的又可以量化的手段,同时还要足够便宜,所以我们现在正在发展芯片医院这件事。

    第五个预言,伦理被重新定义。我给大家分享一个我看到的极端的研究,这个研究真的是很有意思,你说是怎么定义死亡这件事情?什么是死亡?没有生命体征?我见过最奇怪的一件事,死亡之后脑子还活着。他的脑袋是活着的,身体没了,这是我见过最奇怪的一件事。这件事证明了一件事,人的脑袋是有意识的,身体应该是可以更换的,如果大家有一天最大的愿望,你想干吗?我想死,这个社会会变成什么样?

    另外大家可以看到我们VR、AR技术的进步,会带来我们人和人之间距离的缩短,尽量我们能看,我们现在发展可以摸,隔着几万公里我要去摸你。接下来发展的是什么呢?我的气味可以传递,这些感官的数据都可以远程传递的时候,这个世界里没有距离感。大家可以想象一些很久以前婚姻家庭这些可能会产生破坏,死亡是重新被定义,距离被缩短,家庭之间被冲击,我们整个社会以前的伦理可能会被重新定义一下,但是这种定义未必是坏事,因为历史上伦理一直是被重新定义的。新时代有新时代的伦理,对我们这些人来说的话,我的目标就是把它创造出来,把这些事交给社会学家来证实。

    第六个预言,人类会突破文明滤镜。人类学家在探讨一个问题,外星任何一个生命文化发展到一定程度的时候会把自己干掉,因为我们反思人类现在干的事,可不就是这样吗?我苦心积虑地把这么多电脑联网,把手机联网,现在开始物联网,把这个事交给云端的大脑,如果那个大脑想的跟你不一样,你人怎么办?很有可能人正在给自己挖坑。我为这个事也曾经想过怎么去解决它。曾经提出机器人三定律,但是我觉得那个不严谨,机器人很有可能会钻空子。假设机器人三定律的情况下我让计算机做一个什么事,可能发现什么,我让机器不停地打某一行字。机器打打打,突然有一天它问主人,“主人,我可不可以联网?”“可以”,接上不到5分钟一阵蓝烟飘过来主人就挂了,之后不久全世界的人都挂了,之后它就把房子推了,它就打字,假如机器人不够完善就可能出现这样的情况。能不能让全世界的人都来对机器人提一个要求,就是我需要机器人做哪些?我不需要做哪些?最后我们提出公约数,变成一个规则库,每个人机器人发行的时候我就把这个库装进去,约束它的行为。如果不这样的话,我们很可能就在一定阶段把自己干掉了,如果提前想到那件事的话,办法永远比困难多,我们应该有办法突破这种定律,人有可能会变成五维动物,有可能去外星球移民都有可能。人类未来20年、30年的发展真的叫难以预料,大家现在得有一个观念,这个时代是人类历史上最伟大的一次变化,我们正身处其间,我们生活正在被它深刻地影响着,这个时候已经到了,它不是离我们很远的事,就在发生。

    对我来说,我就在想,这是我们人类的结束还是开始?

[责任编辑:张琳]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

立即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