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佛教授:川普不会走回头路 关税壁垒绝无可能

2016-12-12 16:53 来源:光明网-经济频道  我有话说
2016-12-12 16:53:57来源:光明网-经济频道作者:责任编辑:张琳

    光明网经济讯(记者张琳)12月10日,第十八届北大光华新年论坛在北京举行。本届论坛以“全球变局,中国策略”为主题。哈佛大学文理学院前院长柯伟林在论坛上进行了视频演讲。他表示,我不认为任何一位美国总统会走回头路,或是采取激进的关税壁垒,特朗普说45%的关税就更不可能了,因为头号反对高关税的就是其他共和党人。

    以下为演讲实录:

    尊敬的林校长、厉院长、蔡院长、何部长、以及我的好友金李教授:

    我很荣幸受邀参加北大光华的新年论坛。能够与北大光华合作,与蔡院长及金李教授联合主持北大光华与哈佛商学院的几个项目,对我来说是莫大(博客,微博)的荣幸。北大光华跟哈佛商学院一样,致力于培养改变世界的领军人物。

    今年我们又设立了另外一个高管培训项目。我非常期待能够与北京的同事一起开启这个新项目,去年举办的第一期,十分成功,我们在北京进行首轮的模块,接下来到了牛津,最后到哈佛完成最后一个模块。这个项目之所以这么成功,首先应该归功于蔡院长以及金教授他们的远见以及牵头,因为他们的介绍才让哈佛关注到中国民营企业中与日俱增的家族企业的管理需求。

    今天早上我也与光华的张威教授通电话,谈到了我们接下来要一同撰写的一个关于医疗保健行业方面的案例。在教学及研究方面,任何一所大学都不可能独自完成所有的工作,因此哈佛也感到非常荣幸能够与北大光华一起来进行案例的撰写。

    的确,由于今天邀请我谈论的论坛主题是全球化,我也希望借这个机会能够强调,没有任何一个行业能够比教育更加的全球化或者是更加的互通互联。哈佛大学也因为有许多来自中国的教授以及学生而获益良多。比方说我的学生当中就有一位是大家都知道来自中国的“哈佛女孩”,她可以说是我教过的学生当中的佼佼者。美国也同样从来自中国的三十三万留学生当中,获得了很大的提升,我们的大专院校也获得了莫大的帮助。

    这也不是一个新的现象,北大前身就是燕京大学。燕京大学与哈佛历来有着密切的合作关系。而在哈佛的校园中还竖立着一个17英尺高、27吨重的大理石石碑。这是哈佛的中国校友在哈佛大学1936年三百周年庆时赠给学校的礼物。这上面写的是胡适的书法,当年胡适获颁哈佛的名誉学位。石碑上面写着:

    民族的实力依赖文明的进展。而文明的进展,取决于人民知识的增长。正是基于这样的信念,先行者穷其毕生精力以促进各国的教育。

    因此,我们在座的各位可以说是推动教育情境的先行者。

    唯一遗憾的是,今天没法亲自来参加你们的论坛,因为现在是我们在哈佛最后一周的课程。我希望林校长以及蔡院长能够体谅我作为教授的难处,因为毕竟我们要以学生为重。

    今天早上在录这个视频的当下,美国可以说在总统竞选之后出现了两极化的现象。大家都知道特朗普获得了选举人团的多数票。而希拉里获得了老百姓(603883,股吧)的绝对多数的支持。在我们的系统当中,选举人团的票数才是法定票数。选民分裂的结果意味着对于接下来要让美国在选举实现团结是非常困难的。因为我们从来没有遇到过选举人团的票数与选民的票数之间的差距是如此之大的情况。即便执政党能够获得内阁以及议会的绝对控制,全国上下的团结仍然举步维艰。

    而大家都知道,民众意见是会摇摆的,奥巴马总统当选时获得参众两院的多数席位,他本人也仍然是受欢迎的总统,但是共和党在他任内,重新取得了国会的主导权。所以说,没有永远的胜利。但是至少在接下来两年里,会有单一政党控制国会,不过民主党还是会有显著的影响力。

    选举结果让大多数人都十分惊讶,包括我,甚至我想连特朗普本人也很意外。我们麻州人经常戏称我们是麻州人民共和国,我们就更吃惊了。但是大家普遍认为我们经历了那么多种类的领导人与政党更迭都走了过来,是因为背后有完善的体制支撑。只要我们立国之本的三权分立、联邦政府与地方政府相互制衡不受到破坏,虽然这样的体制现在显然腹背受敌。

    同时,我还要像我的中国友人道歉,以前我信心满满给出预判、认为希拉里一定能够胜选,显然成为了误判。美国的选情显然是猜不透。

    这次大选结果对于我在北京与光华的朋友所关心的议题又意味着什么?对中美关系与美中商贸有会有什么影响?

    现在谁也说不准,因为特朗普的外交政策经验仅限于房地产领域,对于当了总统后他到底会怎么做,他也做出过不少自相矛盾的表态。

    然而我建议,我们不应该从字面上去解释他竞选时的说辞。遗憾地是,美国大选中,候选人很容易把本国的问题算到别的国家头上或是推卸是外部环境造成。里根与克林顿总统竞选时都批评过中国,但是走马上任后却能妥善处理与中国的关系。

    从卡特总统开始的每一届政府都认识到,虽然中美之间有着政府体系上的根本差异,但与此同时,中美也有本质相同的利益纽带,最重要的当然是和平与安全保障,而现在还多了唇齿相依的贸易与繁荣。

    每一届美国政府都认识到,有很多根本影响全球未来的议题,要有中美共同承担,比方说最近习主席与奥巴马总统共同作出承诺要抵御气候变化。即便大选经常拿中国说事儿,我认为中美共同的担当是不会停止的。

    即便选举时对贸易发难,我也不认为任何一位美国总统会走回头路,或是采取激进的关税壁垒,特朗普说的45%的关税就更不可能了,因为头号反对高关即便选举时对贸易发难,我也不认为任何一位美国总统会走回头路,或是采取激进的关税壁垒,特朗普说45%的关税就更不可能了,因为头号反对高关税的就是其他共和党人。

    不过我倒希望特朗普能兑现一项没说的那么清楚的竞选承诺,就是带领美国加入亚投行。我认为美国过去这么不情不愿就是大错特错,所以我盼望美日明年就能够加入。

    我也认为特朗普会欢迎中国到美国投资。如果他真像他说的,要为美国创造就业,那么鼓励外资进入美国是必不可少的。他可以从美国万向集团的投资获得佐证,这家源自中国杭州的企业挽救了,也创造了美国汽车零部件行业,现在积极地在美国部署电动汽车的生产制造。

    如果特朗普真的如他所说要振兴美国基础设施,那么显然应该与世界最大的基础设施建造团队与输出方——中国——合作。

    我告诉哈佛商学院的学生,中国工人当年建造了美国第一代的美国铁路网络,我希望中国企业能打造我们第二代的铁路网,不同的是,这次美国人不会让中国人白白付出汗水。

    最后,在安全问题上:中美、以及整个东亚所面临的最大问题就是北朝鲜的核武器政策。北京与华盛顿应该要展现领导魄力,以政治家的手腕来解决问题,不仅仅只是短期的围堵一个危险与前科累累的政权,而应为北朝鲜长期受迫的人民找到长久的未来出路,促成朝鲜半岛的和平统一,同时不威胁中国的安全。解套并不容易,但是这个问题已经拖太久了,这个问题越晚解决,不论是擦枪走火还是其他原因导致的战争威胁就越大。

    我们都知道中美最看重的就是和平。

    而我们仍在鸦片战争以来东亚最长久的和平年代(1979年至今)。没有和平,就没有中国改革的经济奇迹。没有和平,就没有遍及东亚的活跃外资。没有和平,就没有繁荣。

    在这个根本问题上,我知道如果中美利益是一致的,即便有时候我们的做法有差异。正如同中国俗语所说的:殊途同归。  

[责任编辑:张琳]
推荐阅读
    正在加载中......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

立即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