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亚非:中国将是全球化新时期的重要推动力

2016-12-12 16:50 来源:光明网-经济频道  我有话说
2016-12-12 16:50:57来源:光明网-经济频道作者:责任编辑:郑然

    光明网讯(记者张琳) 12月10日,12月10日,第十八届北大光华新年论坛在北京举行。本届论坛以“全球变局,中国策略”为主题,中国外交部前副部长何亚非出席并发表演讲。

    何亚非在演讲中表示,如何定义全球化对中国来说意义重大,因为中国是一个新兴的社会主义的发展中大国,是一个重要的经济体,是全球化的重要推动力量。

    何亚非指出,现在很多人把现在全球化这个变局定义为“去全球化”“逆全球化”,或者说全球化的倒退,我认为这种定义过于简单,过于片面。在这一过程中间,中国因发展战略,发展道路,发展模式的成功而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保障中国发展模式成功的政治体制机制,得到了许多国家的认可,与其他国家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何亚非

    图为中国外交部前副部长何亚非出席并发表演讲

    以下为演讲实录:

    何亚非:谢谢主持人。

    今天要讲的题目是:全球化的再定义。

  我们现在展望整个世界的发展,确实变化很快,变化很大。这些年全球化应该说风升水起,成绩斐然。但是,这些巨大的变化也让我们感到困惑,也在冲击着全球化的进程,影响了一些国家的政治生态,也对世界各国的合作和交流提出了新的挑战。

  我们该如何定义全球化?这个对中国来说是个非常重要的问题,因为中国是一个新兴的社会主义的发展中大国,是一个重要的经济体,是全球化的重要推动力量。

  我们需要了解全球化给它再定义,我想首先要回答两个问题。一个是:变。变在哪里?不变的东西又在哪里?我们先来看战略层面有一些什么是没有改变。我觉得有这么几条。

  第一,历史不会终结。冷战结束的时候,美国学者釜山(音)曾经断言说:西方的民主自由思想和体系已经永远的占有了通知地位,所以世界的历史已经终结了。但是我们看到全球化在继续推进,已经形成了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利益共同体。生产要素的全球流动,世界市场的逐步扩大,全球治理体系的建立与逐步完善,这些符合世界各国利益的全球生产链和贸易投资等等制度性的安排和规范,我认为不会因为全球化出现波折和倒退、而消失。也就是说全球化的大趋势不会改变。

  第二,中国所代表的发展中国家群体性崛起,正在改变国际力量的对比。无论是经济还是政治,全球治理已经从过去西方治理向东西方共同治理的方向转变。这个历史潮流不会逆转。当然期间会有矛盾、摩擦,会有反复,但是过去西方一统天下已经一去不复返了。

  第三,涌育全球化,保障全球化的保障机制,也就是二战之后的国际秩序和各种制度化安排不会倒塌,也不会消失。当然会在调整,改革的基础上更加公平、公正、合理。发展中国家会获得进一步的发言权和决策权。我们可以断言全球化所需要的和平稳定的国际环境会继续得到维持和巩固。在可预见的将来以大国战略均衡为基础和保障,世界大战我认为依然打不起来,当然局部战争和冲突难以避免。这就是不变的战略趋势。

  那么哪些地方会变或者已经在变化。现在最大的变化我觉得是来自全球的主导者,超级大国,美国人曾经宣称:全球化就是美国化。现在全球化开始偏离了美国化的既定轨道。参与者多了,受益者也多了。发展中国家赶上来了。而美国内部的贫富差距,各阶层的矛盾激化了。在这种情况下,美国想改变全球化的游戏规则,想改变全球化利益分配的格局,这里有两件事最近发生的,值得我们关注,也能说明问题。

  第一,是以特朗普当选新新一届总统为代表的美国社会精英阶层与草根阶层,开始了一场(阶级斗争)性质的对决。这是马克思说的。我前几天遇到了一位美国来的学者,可能会当选特朗普内阁的一位学者。他说美国社会的分裂就具有马克思所描述的阶级斗争的性质。美国的草根群众,特别是白人、工薪阶层,这种强烈的政治诉求把特朗普推上了历史的舞台,造成美国社会的深度分裂和政治生态的剧烈变化。有人说,美国民主党以后的出路就是“桑德斯化”,大家记得桑德斯和希拉里两个人在党内的竞争。说桑德斯说代表的欧洲道路的思想今后会占据美国民主党的主流思想。希拉里所代表的资本、知识和媒体的精英对美国的政治走向正在失去控制。当然,刚才前面的演讲者也讲到这个变化,在美国的变化不仅仅限于美国,欧洲同样是“重灾区”,我们从今年年中的英国公投,脱离欧洲,到前不久的意大利公投的失败,总理辞职,意大利有可能脱欧,到明年法国右翼的有可能执政等等。这些民粹主义的泛滥正在欧洲形成势头。所以说欧盟的前景堪忧,美国政治和全球化的前景也堪忧。这种担心并不是没有道理的。这是变化里面我觉得有一点,民粹主义。

  第二个可以说明的例子,这几十年的全球化进程,我们来分析一下。这几十年全球化的发展。当然是美国主导的经济新自由主义,以及华盛顿共识,统治世界经济的我认为是黄金时代。全球经济治理也好,经济发展模式也好,都被它格式化,都在它的统治之下。但是,物极必反,历史是无情的。这几十年的世界经济,特别是2008年金融危机告诉我们,反是采纳了经济新自由主义模式的国家,无论是亚洲的泰国,还是拉丁美洲的阿根廷还是其他国家,都遭到了经济停滞,政治动荡,社会稳定遭到破坏这样的恶果。就连发达国家的龙头老大—美国,也因为采用了这种思想,包括金融监管的缺失,引发了次贷危机的爆发,从而爆发了金融危机。于是我们看到全球化的指导思想出现了问题,也就是专家们常说的:全球治理失去了秩序,全球治理碎片化。核心就是说全球治理、思想没有跟上全球化的发展。这就是我们看到的“去全球化”、“逆全球化”现象的发生。

  当然在这个过程中间,中国的发展,中国面貌的巨大变化,中国的发展战略,发展道路,发展模式的成功,以及保障中国发展模式成功的政治体制机制,得到了许多国家的认可,形成了鲜明的对比。现在包括西方国家在内的许多专家学者,都在研究中国为什么会成功,都在提中国的发展模式,发展道路。过去我们对发展模式,中国自己的发展模式不怎么提,但现在确实已经成为大家经常讨论的题目,我们也在研究。

  我想引用习近平主席的三句话来描述中国与世界的关系发生了历史性的变化。习主席有三句话,我觉得非常精辟。第一句话讲的是:中国从来没有像现在那样,离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梦、中国梦这么接近。第二句话讲的是:中国已经站在世界舞台的中央。第三句话讲的是:中国正站在新的历史起点上。非常精辟讲述了中国跟世界关系的变化。

  这些年中国参与全球治理的实践和成功有目共睹,特别是今年,我们主办了G20杭州峰会,达成了29项成果,前所未有。大家知道20国代表了世界主要经济体。其中有几项我想提一下为什么很重要,代表了中国正在进入全球治理领导者的地位。

  比如说第一,把发展问题列入了G20的正式议程。就此达成了一个框架协议或者是框架协定。发展问题其实是世界经济发展不平衡的主要问题或者是根源所在。大家想,如果世界上有一大批国家不发达或者没有发达起来,这个世界经济总体上是不可能持续发展的。但这个问题恰恰过去几十年没有得到国际社会特别是发达国家的重视。中国在G20应对金融危机初期就提出来:我们要重视发展问题。G20讨论发展问题,但是遭到了发达国家的反对,说我们应该看碰到的金融危机问题,但是根本的原因是发展问题。中国通过自身的成功经历,已经感受到这个发展的重要性。我们讲所有的问题都要通过发展来解决。所以这次G20能就发展问题达成共识,是重大的进步,对全球治理今后发展方向是一个重大的推动。

  第二个问题,今年的成果里面是世界各国要就宏观政策,特别是宏观经济金融政策进行协调。这也是中国经济多年推动的。因为主要的大国,美国等等,他们的经济金融政策是有溢出效应的,不管是正面的还是负面的溢出效应。美联储的加息决定美元走强还是走弱,对全球资金流向有强大的推动力。全球主要的经济体要不要加强协调?应该加强协调。如果各干各的,你搞量化宽松,我来收紧银根,你搞负利率,我来提高利率,一定会相互抵消,起不到应有的作用。所以这几年中国对全球治理的贡献有目共睹。

  最后,我想讲一下,我们怎么再定义全球化。

  现在很多人把现在全球化这个变局定义为“去全球化”“逆全球化”,或者说全球化的倒退,我认为这种定义过于简单,过于片面。我们有必要用马克思主义的历史唯物主义辩证法来看待这个问题,因为世界的发展包括全球化的发展,永远不是线性的,总有起伏,有不同的阶段,有反复,总体往前推进。所以我觉得,根据现在全球化的变化,可以把现在这个阶段定义为是一个全球化的新时期。是整个全球化的总的框架,定义都产生了变化。我们需要适应它,去认识它。

  时间已经到了,我就不多讲了,下面讨论的时候,我再讨论一下特朗普上台可能会对全球化有什么影响,对中美关系会有什么影响,谢谢大家。

[责任编辑:郑然]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

立即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