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常态•光明论】中国制造升级,先精造,再智造

2016-09-23 16:58 来源:光明网-经济频道  我有话说
2016-09-23 16:58:31来源:光明网-经济频道作者:责任编辑:伍月明

    编者按:“为什么我们钢产量严重过剩,但我们却连圆珠笔笔头上一个小小的‘球珠’都生产不了?”“为什么国人一窝蜂爆买海外产品,即便国内的产品的质量并不差?”……观一叶可知秋,中国制造业市场在不断地敲响警钟。

    经过30多年的高速发展,中国经济正逐步摆脱低端的竞争格局向中高端迈进,也迎来了中国制造向中国智造的转型期。受访企业普遍认为,中国制造业的崛起最终要靠产品说话,没有精益求精的制造,一切概念都是空中楼阁。

    【新常态·光明论】栏目派出记者队伍分赴北京、上海、珠海、佛山、青岛等地展开了深入的调研,将会推出以“工匠精神”为主题的系列报道,旨在能引发社会各界对于工匠精神新的思考。无论处于各行各业,都能够从自身做起,具备工匠精神,脚踏实地,专注极致,以己之力助推中国制造强国之梦的实现。

    《工匠精神:开启中国精造时代》作者 曹顺妮

    在德国逼近工业4.0的当口,中国制造尚在工业2.0徘徊。

    但是,这不妨碍乐观人士的高调,认为接下来中国制造的升级换代,就是立马实现中国智造。

    从中国制造,到中国智造,中间隔着中国精造。不实现中国精造,中国制造2025也好,中国智造也罢,只是徒有其名。

    精造,是中国作为世界工厂需要补的课

    中国精造,是中国作为世界工厂需要补的课。试想,中国GDP体量已位居全球第二,成为制造大国,为何不敢称制造强国呢?

【新常态•光明论】中国制造升级,先精造,再智造

    道理简单。中国制造大而不强,甚至还患有严重的三病:心脏病(发动机技术依赖国外)、软骨病(材料粗制滥造)、神经病(信息软件技术依赖国外)。

    例如,全国工业和信息化部原部长、中国工业经济联合会会长李毅中,在2015年底的一场制造业创新论坛上给出一组数据:当前,中国虽已掌握了不少行业核心技术、关键技术,但这些技术对外依存度高达50%,比国际公认发达国家的技术对外依存度小于30%要高。尤其在一些高端产品的开发领域,70%的技术要靠外源技术,重要零部件、基础元器件、关键新材料80%依赖进口。

    这组数据就是中国制造大而不强、大而不精的证据。

    迅速扩张,意味着企业有行业话语权?

    避开盲目求大、求快的发展思路,追求专注、极致的精造境界,才能让中国中小企业摆脱平均2.5到3年的短寿宿命,并在行业中具有话语权,与制造强国德国、美国、日本等成为行业标准的制定者。

    就像只专注于刺绣家纺的堂皇集团,从1986年的夫妻二人小作坊开始,不换跑道,不追投机风潮,今年而立之年时,企业已稳居刺绣家纺垂直领域冠军多年,产品早已俘获挑剔的欧美市场。2014年,我在其企业调研时,浮躁的互联网+正成为众多传统企业追捧的热潮,集团创始人、董事长荆玉堂,平静地提到:在30年的奔跑中,层出不穷的诱惑摆在面前:上市、房地产、光伏产业、风电、大健康产业、互联网+……

    有些机会唾手可得。作为地方上的纳税大户,上市、获得银行贷款、做房地产进行多元化经营等中国企业做大的流行模式,堂皇家纺全部拒之门外。“堂皇拥有很多可以迅速扩张的机会,但我们坚持做自己,经得起诱惑。追求的不是名噪一时,不是跟其他企业比速度、扩张、规模,而是比研发、质量、信誉。”

    同时身为中国家纺行业副会长的荆玉堂,没有跟风投机,亦没有利用权力聚拢资源,无一分钱贷款和外债,坚持自有资金稳步发展,让企业成为真正的现金奶牛(cash cow)。“我们没有因为手头有几个亿的现金,就突发奇想,马上搞一个光伏产业,或者房地产,我们不追风,就是专心致志把刺绣家纺做好。”

    如今的堂皇集团,每年有100多项专利,成为中国刺绣家纺免检品牌。但是,在国际上,行业标准的制定,还主要由制造强国把持。

    轻视制造业,意味着失去创新能力?

    技术、人才的积淀需要时间,所有创新都是在制造功底上诞生,不能一蹴而就。

    就连美国,也一度忽略了制造是创新源头的常识。20世纪90年代,互联网兴起,美国不少人士欢呼进入了“后工业化”时代,提出美国只要大力搞科技创新、把资源倾斜到服务业上,就能在繁荣的道路上一路绿灯。在后工业化的思路下,美国把重心或者把产业升级的目标,放在提高科技研发、金融等服务业上,同时降低制造业比例,并将制造转移到亚洲等地区。

    20世纪50年代,美国是世界制造中心,当时其制造占全球40%。21世纪初,下降到20%左右,制造业在美国国内的GDP占比中降至11%-13%。2008年金融危机爆发前后,美国已意识到制造业对一个国家经济的重要性,再工业化的呼声响起。美国哈佛商学院管理学教授在《制造繁荣——美国为什么需要制造业复兴》一书提到,去工业化的影响要持续数十年才能显现,并在书中提出“产业公地”的概念。所谓产业公地,“是由各种专有技术、产业运作能力和专业化技能的网络交织构成,这些能力和要素嵌入在劳动者、竞争者、供应商、消费者、合作型的研发项目以及大学之中,并且通常向多个产业部门提供支持。”

    产业公地概念,有点类似于我们经常挂在嘴边的产业集群。在美国教授的书中,产业公地是有本土化特点的,如此一来,把制造的加工等环节外包给其他国家或地区后,也就所谓的产业公地解体,恶果就会一步步显现:创新乏力、企业被迫转移到新的产业公地。

    美国曾经忽视制造业的政策失误,在中国不少大中城市都在上演。例如,中国建国后成长起来的制造中心上海,发展路径几乎是美国的翻版。其后果是什么?看看上海的经济指数。2016年上海第一产业增加值17.15亿元,下降17.1%;第二产业增加值1810.62亿元,下降2.8%;第三产业增加值4397.62亿元,增长11.5%,比全国快3.9个百分点。第三产业增加值占全市生产总值的比重达到70.6%,比去年全年提高2.8个百分点。

    当一产、二产占比纷纷下降,而三产占比已经高达70.6%、与发达国家水平比肩时,上海的就业指数却很难看:就业形势评价指数和就业预期指数环比同比均出现下降,且同比下降幅度较大,其中就业评价指数111.1点,环比下降了1.2点,同比下降6.6点;就业预期指数111.1点,环比减少了1.2点,同比大幅下降了9.7点。

    中国制造需要从美国再工业化中吸取教训,记住美国教授给出的警示:当一个国家失去制造能力时,同时也在失去创新能力。

    破除“概念”包装神话 从制造迈向精造

    清醒认识到制造业对一个国家、一个民族重要性的中国企业家尤为重要,德胜洋楼管理思想创始人聂圣哲先生谈到重振中国制造及出路:

    所谓经济结构调整,唯一的出路,不是发展服务业,而是重振制造业。但是,中国人自我管理能力太差,因为投机性强。当一个民族被投机情绪所控制的时候,你会看到,没有人愿意投身实业,大家都去崇拜马云了。马云是不可复制的。对于中国来说,重振制造业的途径,从制造到精造——普及精造精神,靠一流的产品质量,用50年的时间,变成精造强国,而不是制造大国。精益求精才能让企业成为行业第一,第一名现象就是制定规则,有市场话语权。中国企业在国际上有话语权的很少。

    一个产品从原料到成品,需要科学、技术、手艺三个环节紧密配合完成。科学这一环,研究设计产品的构成与形态;技术这一环,就是用不同的加工程序将原料制成成品;手艺就是在加工过程中的能力。好比炼钢,钢铁的合成元素与比例,这些知识是科学,将合成在一起的元素,锻造加工为成品是技术,掌握技术的能力就是手艺。

    回到中国制造上,科学一环有瑕疵,技术上更有瑕疵,因为很多人错把科学当技术,以为懂了相关知识就具有了技术,再加上手艺人缺失,三缺三的后果就是,产品样子是那个样子,却不经用,甚至不能用。

    从制造到精造,必须让科学、技术和手艺协同作业,手艺人最终是科学与技术的检验人,会对前两个环节产生改进的动力。手艺人缺失,导致前两个环节得不到改进和提升,产品品质不过关,企业进入自以为是的成就陷阱,把规模和产品销量当作成功的标准,越来越浮躁,距离精造强国的距离就越来越远。

    从制造到精造,是中国产业升级的方向。现实是,浮躁的中国制造,已经习惯把力量寄托在“新概念”上。互联网热了,就鼓吹互联网+,没有精造的技术,互联网再发达,也不可能把豆腐变成黄金。

    炒概念容易,实干不易。提升制造的品质和工艺是逃不过的必要一环,放弃这一环,中国制造永远摆脱不了核心技术与精密零部件依赖国外的被动地位。

    要实现精造,就要具有工匠精神,脚踏实地,专注极致,从改善做起,哪怕只是一小步。当中国制造不再顶着山寨、粗制滥造的坏帽子后,建立在制造基础上的创造,才能开花结果。

    放弃一夜强大的投机幻想,从精造开始,才是实现中国智造升级的正途。

[责任编辑:伍月明]

WAP版|触屏版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