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是谁切断了这轮黄金大牛市命脉?
 2011-09-28 10:06:03 http://www.gmw.cn 来源:上海证券报

  美联储重新拾起“扭转操作”措施,就是想通过重整美元信用,来维持日渐式微的美元货币尊严,以及备受考验的美国强势国际地位。这不但促进了资本流入美国,客观上阻止了黄金储备从美国流失。黄金急跌与美元和美债逐渐转强,无一不是美联储事先设定好的路线!

  对全球黄金期货市场来说,9月23日注定是个黑色星期五。纽约商品交易所黄金、白银、白金期货价格均遭到空头全方位猛烈攻击,连续第二个交易日演绎大幅暴跌走势,交投最为活跃的12月黄金期货出人意料地跌破1700美元,下跌幅度高达5.9%,当天创出五年来最大单日跌幅,不但把8月1日以来所有的上涨悉数抹去,还几无悬念地创出了收盘价新低,黄金大牛市转瞬成为过眼烟云。

  这个超级大暴跌虽然到来的时间快了点,但也并非完全没有征兆。笔者19日曾在本栏说过,“当奥巴马总统的就业新主张出现后,发出醉人心魄金属声响的黄金光芒黯淡了不少,黄金暴涨带来的滚烫热度开始降温……黄金牛市财富挪移快要画上句号了”。只是恐怕没有多少人事先能想到,黄金大牛市终结的句号是以如此粗暴狂野连续做空的方式,描画得如此冷酷无情和惊心动魄,以至于让世界投资品市场接二连三发生剧烈地震,联动全球股票市场风声鹤唳惨跌一片。

  寻找扭断黄金大牛市命脉最直接的“导火索”,还是指向了美联储“扭转操作”决议。这是美联储执行委员会联邦公开市场委员会(FOMC)利率决策例会的决议,原本因为例会延期到两天而被资本市场寄予了无限厚望,但翘首企盼的“头脑风暴”给出的“扭转操作”决议,不但未能为黄金大牛市加油,反而成为摧折牛市命门的当头一击。

  自然,渴望天女散花般撒钱的投资品市场大失所望,不满情绪喷涌而出。随着席卷全球交易市场的金价跌势迅猛升级,大有演化成一场摧枯拉朽金融灾难的趋势,以至于参加G20财长及央行行长会议的各国“金主”,不得不发表联合声明承诺维护金融市场秩序,以挽救动荡不安的金融局势。

  笔者认为,“扭转操作”实际上是变与不变的矛盾体,也是长短期集中大调整的综合体,具有四个显著的特征。

  其一,从一定层次来看,“扭转操作”中的不变体现在长短期国债等量置换的安排上,并不影响和改变国债“池子”的总量水平。指望其压低长期利率水平、并维持在接近零利率的限度,笔者相信美联储最终决策者也不会将其作为全部政策目标和根据。就如同黄金切割一样,无论分配多少块都不能改变总的含金量,如今只是等分为两块,相当于一个延期或展期的国债置换协议,跟市场千呼万唤的数量增加不可同日而语,视为第三轮量化宽松政策(QE3)的“变形金刚”虽有道理,但理由也不够充分。

  其二,从较深层面来看,“扭转操作” 中“抽短补长”的国债调期安排,改变的是国债的结构和分布。实际上是把等量却不见得能有多少宽松度的四千亿美元国债,通过对时间因素的弹性拉长来调节,在既不做数量型变动和增长,也不做改变国债性质“变性手术”前提下,创造性地把3年以下期限国债展期为6至30年长期国债。既保持了国债总量平衡,又调节了美国国债长短期结构,不动声色地提升信誉和吸引力,致使国债步入涨升通道。

  其三,从本质角度来看,“扭转操作”改变的是对经济复苏的良性预期。这种方案通过有针对性的措施,增减长短期国债“池子”中交易量的水位,最终改变和扭转的是投机和投资的份额对比。那些稳定性差、波动剧烈的短期国债“池子”水位被调降,对等额度地增加稳定性好、波动平稳的长期国债“池子”水量,其实既向市场传达了明确抑制投机性交易的信号,也向市场传达着对美国长期经济复苏的乐观预期。笔者判断,2012年6月的操作期限,极有可能是美联储认可的经济复苏临界限,所以引导资金流入实体经济领域,解决真实的就业不足问题,提升美元品质和含金量就是首善之选。

  其四,“扭转操作”,是用二十一世纪的现代“雕花瓶子”,装起了封存半个世纪之久的陈年“古董老酒”,似乎有点综合了“时尚品味”和“复古游戏”的味道。“扭转操作”产生于1961年,当时世界经济尚未脱离金本位体系,衡量一个国家的强势和话语权,离不开跟黄金硬通货挂钩,黄金储备数量多少这个“金锚”事关大局,锚定的是国家荣耀和货币尊严。那个时候推出扭转操作,不但促进了资本流入美国,而且也促成了美元强势地位,执行后,客观上为阻止黄金储备从美国流失起到了扭转作用。

  现在,美联储从历史尘封的遗迹中,重新拾起“扭转操作”措施来,其意图显然不言自明,就是想通过重整美元信用,来维持日渐式微的美元货币尊严,以及备受考验的美国强势国际地位。如若不然,只要黄金价格继续涨升,一旦跨越每盎司2000美元关口,那么全球投资者就会选择在同一个时刻抛出美元疯狂抢购黄金,去追逐能发出醉人金属声响的实物黄金财富,而不是保有作为印刷品的纸质货币符号美元。要是美元一旦遭受到最无情的抛售,那么同时被抛弃的可能还会有美国这个国家主体本身。

  值此生死存亡的关键时刻,美联储早就在着手“特别措施”的干预。于是乎,各国投资者总可以看到甚为诡异的一幕:每当黄金价格冲击1900美元之上的时候,总有一股异常强大的奇异力量出现,并痛下“杀手”重拳出击阻击金价,甚至用不断暴跌的方式连续打击黄金走势,给狂热的黄金投资情绪毫不留情地降温。不妨选两个样本来观察,先是金价从8月24日的1911美元,跌至26日1703美元,短短三日就制造了暴跌208美元的行情;再是金价从9月21日1816美元,到23日1628美元,又一个短短三日酿成了暴跌188美元的场景。这种操作手法大体相似、时间节点基本雷同,并且似曾相识的翻版走势,简直就像同一个导演克隆的杰作。

  与此同时,美元和美债市场却逐渐表现出强势,与黄金市场波动风险形成截然相反的强烈对比,成为吸引资金进入逐利的新场所。而这一切,无不都是美联储事先设定好的路线!

  (作者系上海金融学院公共经济管理学院博士 温建宁)

[责任编辑:靳铃涵]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